>
正规买球软件-外围买球软件-正规买球软件排行
做最好的网站

世界就在那厮的嘴里,那一抹真假虚实的幻觉

- 编辑:买球软件 -

世界就在那厮的嘴里,那一抹真假虚实的幻觉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第二遍看完《非常嫌疑犯》后,心中便默念起《红楼梦》里的这句话。
    很诧异没看过这部电影,但当看完第一遍后,有点凌乱了,其实所谓看悬疑片,必然是带着怀疑的眼光来看的,不得不对每个情节、每句对白提出质疑,是否是编剧在给我下套?答案真的如此简单?因此整个观影过程,大脑好像被凯文·史派西这厮拽来扯去,最后来了个360度大回旋给甩上了天,思维逻辑仿佛坐了一回过山车……
    五人团伙里其他四个人是否真实存在?为什么kint在已经豁免的情况下还要接受海关警察的问询?以及kint在复述整个故事的过程中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呢?这几个问题或许基本能解答大部分电影中的疑问。
     首先,我觉得五人组里的四个人(McManus、Fenster、Todd Hockney、But Keaton)是真实存在的。首先我们需要界定电影里哪一部分是真实的,可以简单的说,有那几个警察出现的及他们可能亲眼看到或听到的场景是真实的,剩下的由kint说出来的可能是假的。这样我们可以肯定,五个人被拉去问询这事儿应该是真的,而且监狱里的对话应该也是真的,因为整个电影基本都是kint在絮絮叨叨的讲话,他需要在故事里编进虚假的信息来迷惑警察,进而让他们得到错误的结论,但kint无法确定他们监狱的对话是否被偷听,所有他肯定是按实情来说的。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得出结论,大boss Keyser Soze在假装小混混kint时无意间被带去问询,认识了以上四个有能力有胆识有需求的人,此时Keyser心中萌生了借刀杀人除掉那个可以揭露他老底的线人的计划。于是整个故事就这样从凯文史派西的嘴里开始了……
     从LA警察与海关警察的对话里可以知道,kint很有背景,刚被抓进来不久便通过各方关系获得了豁免,完全可以不用搭理海关警察的问询,但是他还是同意了!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意外,那就是昨晚的大火拼后活了一个匈牙利人,身为神通广大的Keyser Soze应该是知道这个消息,但他不确认那个匈牙利人到底知道多少,所以他愿意冒险跟海关警察聊一聊,进而从警察那里了解更多的信息。果不其然,当海关警冲进办公室质问他谁是Keyser Soze时,kint明白接下来的故事该怎么编了!
    由上面两个问题,我们已经知道这个故事发生的原因(kint借刀杀人除掉线人),kint忽悠海关警察编故事的原因(了解幸存者情况以及误导警察怀疑对象)。基于以上两个原因,再来看kint所说的故事,就比较容易分别其中的真真假假了。真正的骗子不会给你编一个天马行空的故事,而是在已有事实的基础上偷换某些小细节,一步一步引导对方得出一个自以为聪明绝顶的结论,kint也是这么做的。在警察从匈牙利人那里知道Keyser Soze之前,kint尽力在把Keaton描述成一个情深意浓、机智沉稳、老谋深算的人,让人觉得Keaton才是整个事件的主脑,而kint利用身体残疾这个显而易见的缺点将自己隐藏成一个小喽啰的角色,给警察的心理埋下对Keaton怀疑的种子,并忽视自己的存在。在这里我们其实不了解Keaton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真的那么爱他的律师女友,是否真的掌控着前两次的抢劫计划,我们只需要知道kint为了把怀疑转移到Keaton身上,不遗余力的塑造了他的形象。为了掩盖除掉线人的计划,他先编出了毒品交易的故事,但幸存的匈牙利人破坏了他的这个故事,kint只好将计就计编起了Keyser Soze的故事,由于之前的伏笔,警察很容易的联想到Keaton就是Keyser Soze,这正中的了kint的下怀,伴随的凯文·史派西唯唯诺诺、泣不成声、自怨自艾的演技把整个电影推向一个高潮,海关警察通过自己的推理自以为碾压了kint这个小鼠辈,自我感觉好到爆棚,于是不再犹豫的放走了kint。
    结尾处Keyser Soze的肖像传真以及海关警察通过墙上信息恍然明白整个骗局的情节,只不过是电影为了点醒观众并让观众深层思考的一个小技巧,让你不再相信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陷入无限的混乱思考里……
    在电影最后,凯文·史派西伴随着各种回忆的声音脚步逐渐由跛足变为正常,逐渐由鼠辈变为Keyser Soze,不禁让人感叹唏嘘,这一切仿佛就在那厮的嘴里……

我个人理解的故事脉络:
6个星期前,黑道巨擘Keyser Soze在正常社会中的隐身身份扮演者---小混混kint因为一件很普通的案件被带到警察局问询,问询的过程中结识了同样倒霉蛋McManus、Fenster、Todd Hockney以及好久以前认识自己的前警察But Keaton,keaton和其他三人很熟,因此可以引申到他们四人只是认为kint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而已,对他的身份毫无怀疑。在监狱中,Mcmanus提出为了向不长眼的警察们报复一下,说出了一个抢劫方案:去抢劫受警察出租车护送的携带钻石准备交易的黑道人物。这样既可以报复警察,又可以得到一批价值不菲的钻石。
此时的kint觉察司法部的线人Arturo Marquez知道自己过多的底细,但苦于线人受匈牙利帮的保护,杀害他的难度比较大,正好此时有这帮新认识的小兄弟,完全可以来个借刀杀人并成功脱身,kint作为如此强大的大佬,当然有能力自己解决线人的问题,但不要忘记,kint和政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不能也不可能搞成一次大的火拼,这样就会过于张扬、暴露。而此时正好有几个“可爱”的小朋友撞到“枪口”之上,并且他们这个团队具有相当强的水准:聪明而狡猾的狠角色McManus、Fenster,爆破专家:Todd Hockney,身手不错、手段高明、心狠手辣并急于想走上致富道路前警察:Keaton,当然,如此聪明的大佬kint不会傻到让团队直接去干掉线人去,他要先验一下本团队的成色,正好有此机会。他成功说服了keaton的加入,结果是明显的,战斗力强劲的团队将劫持警察出租车案件办理的天衣无缝,并且让警察惹上了大麻烦而无暇去寻找他们。
钻石到手后,当然得销赃,kint通过自己安排的销赃人redfoot成功将钻石出手,并引向这个团队去攻克第二件抢劫案,当然,失败是注定的,因为kint最终的目标是让团队去做掉线人,这一切都是kint安排好的合理的过度(redfoot这个角色是真实存在的,名字是杜撰的而已,kint向警察复述时是说Mcmanus认识的销赃人redfoot,这肯定是假话,因为是由redfoot这条线索引申出小林律师这个角色并引伸出Keyser Soze这个角色的,因此销赃人redfoot根本就是kint找来的),抢劫Saul失败后,他们四个人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入Keyser Soze安排好的道路,不得不为Keyser Soze去干掉Keyser Soze的对手---那帮匈牙利人,其实,对于kint来说,匈牙利人只是一个合理的借口、诱饵罢了,真正需要干掉的是线人。他们中有人试图逃跑,被无情的杀害,于是又计划干掉接线人---小林律师,结果可以预想,又是以失败告终,因为他们当中有叛徒---kint的存在,kint成功了解到所有人的软肋,并控制他们的家人,使得他们不得不顺利听从小林律师的建议,去干掉那帮匈牙利人,同时又可得到不菲的报酬,九千一百万的现金,小林律师说的毒品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错误的信息,因为根本就没有毒品的存在。
四人团队出发了,进展很顺利,在爆破专家的帮助下,炸掉了外围的一些人。Kint是参加战斗的,他向警察复述keaton让自己断后肯定是撒谎,他要干掉这次战斗中存活的其他同伴,因为他需要的是这次战斗中除他之外不能由任何生还者,当Hockney打开车门开箱看赃款的同时,kint干掉了他,然后kint又用刀子做掉了另一个同伴,最后是keaton,同时他亲手结果了线人。我想不太明白的是他为什么没有逃走?可能是当时警察已经赶到抑或他觉得他自有能力成功解脱而无需逃跑。
在警察局,kint运用自己的社会关系让自己很简单就被保释,但同时他听说昨晚的案件有一个匈牙利人获救,他不清楚对方究竟看到了什么,因此,当警官kujan提出向他问案时他并没有推辞,并成功运用自己的智慧漫天谎言的将自以为是的警官kujan引向误区,成功利用了kujan对keaton这个角色的误解,并根据两人谈话时得到的信息和kujan进行有效地周旋,成功将自己脱罪,并成功“无罪”的走出警察厅。个人觉得最后kujan的觉悟和kint头像传真的出现有点巧合,画蛇添足。

《The Usual Suspects》讲的就是一个“会讲故事的罪犯”的故事。

这是一部很好的片子。可惜的是看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不妨碍领略编剧、导演、和演员的魅力。

主要人物:
McManus(打家劫舍好手)
Fenster(McManus好友)
Todd Hockney(爆破专家)
But Keaton(前警察,力求改过自新,但又被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问询,心理不可承受)
Edie Finneran(律师,Kenton女友,真实存在的人物)
Verbal kint(跛子只是他惯用的一个小角色,他和keaton好久以前见过一两次,不过给keaton的印象是个小角色)
Keyser Soze(这只是一个代号,好像God一样,你能确定它存在吗?但你又能确定他不存在吗?kint 只是soze惯用的一个角色)
小林(律师,kint的得力手下之一,小林不过是他的一个符号罢了)

Kevin Spacey一直名列于我最喜爱男主角的名单之中。从《se7en》里的变态杀手,《American Beauty》里的中年失业男,再到最近刷爆中外领导朋友圈的《纸牌屋》,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不帅,不man,没有偶像派的潜质。但他天生就渗入骨头里的邪气,让他演起坏人来更让人接受不了。

本来准备写个短评睡觉的,但是翻了一下豆瓣受欢迎的影评。发现很多分析都太肤浅,而且太想当然,只能写个长篇吐槽一下。写一下我对《非常嫌疑犯》情节的解读。

主要疑问之见解:
1、首先要肯定的是影片开始的那段the last night 是真实的发生
2、五个人确实是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问询罢了,也可能是另外完全不相干的五个人,但关键是这次是和kint 相关而已,kint 作为一个游离在社会边缘的“小角色”,当然有可能因为某一案件被警察问讯,这也更符合kint的角色,小混混吗。所以怀疑这是kint事先安排好五个人相识并不成立,只不过凑巧这次是他们五人罢了。
3、幸存的匈牙利人完全是个以外,kint 在船上解决完所有人之后并没有意识到还有幸存者,所以他认为所有的谎言他可以任意编造。但当他当天被带进监狱后应该知道还有幸存者,作为能量无边的Keyser Soze,不会没有他的手下想办法通知他这一切的。作为Boss,当然在黑、白两道都有自己的兄弟协助自己。所以当地方检察官提审他之前,只和他律师谈了五分钟然后就like the bogeyman,市长亲自上门过问,州长打来电话关心,老警官说具有政治色彩,这时,你还能相信kint 只是一个游离在社会边缘的小混混吗,他绝对具有很强的社会背景,所以这时可以看出kint 这个人很复杂。
4、为什么kint 在即将两个小时后被保释,还会接受Dave Kujan警官的询问,我认为有以下三个原因:1、kint 只知道现场有幸存者,但并不知道是怎样的角色,在昨晚事件中扮演怎样的地位。2、既然是幸存者,就有可能在隐蔽的地点看到了一些真实的情况,而kint 急需想要了解幸存者的真实情况。3、接受询问时,kint刚开始也许是想通过自己的智商和kujan警官周旋,因为kujan毕竟也没有掌握kint犯罪的事实,而当kujan警官一直引导kint将一切的幕后真正黑手指向keaton时,kint当然对此是“责无旁贷”,既可以成功的栽赃于死人keaton,作为死无对证,又可以引导kujan警官去寻找他认为还活着其实早已死去的keaton,完全把自以为聪明的kujan警官彻底引入死胡同。
5、关于kint 向kujan复述传说中的Soze的轶事应该是真实发生的,因为在船上时老线人当意识到Keyser Soze到来时恐惧的表情就能看出Soze是多么令人可怕的一个人,kint 就是信口开河也不能也没有必要编出自己作为Soze时所具备的心狠手辣。
6、Kenton女朋友的身份不用怀疑,第一,她和keaton肯定是男女朋友;第二,关于线人的案子绝对是kint 有意安排的,这样的好处是即稳住了线人,也成功掌握了keaton的软肋。最后正好杀人灭口,来个死无对证。第三,kenton在监狱中和其他四人的对话可以看出keaton确实想改邪归正,虽然这都是由kint向警察复述的,但基本可以肯定是真实的情景再现,因为此时kint还并不清楚keaton在kujan警官心目中的“形象”,也并没有从kujan警官口中套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因此此时的信息应该是真实的,其他四个人的信息完全杜撰不得,因为船上有三个人的尸体,身份很好确定,所以kint复述五个人被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问询的情形基本应该是真实可信的。
7、小林作为kint的代言人,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小林只是个kint从办公室随处看到的一个代号而已。

言归正传,《TUS》讲的是什么呢?美国加州的圣佩雷罗港发生了一起货轮爆炸案,船上共死亡了27人,只剩下两名生还者。一个是匈牙利人,但由于言语不通,身受重伤,躺在医院接受治疗;另外一个叫做Verbal Kint,因为被发现持枪,现在正接受FBI调查员的审问。在他们的口供中,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叫做Keyser Soze的人。据他们称,这个Keyser Soze,是个传说中的男人,不仅当天在码头上杀了很多人,在许多年前的帮派斗争中,甚至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儿。这样的事迹足以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惧:到底Keyser是谁?他现在在哪里?他的目的是什么?

首先,我认为,不能从影片中直接体现的解读都是耍流氓。然后我们开始看情节:
(1)只有影片之前的对last night的描述,和所有有警察角色作为视角描述的情节是真实发生的。Kint的Storytelling似真似假,真实性无法考证,但也无法下定论全属臆造。有一个情节可以确定,那个律师留给那五个人的手提箱里,有他们”所有犯下罪行“的证据,这只在storytelling里才会实现。至于Keaton对于美女律师的感情是假是真,我们无从而知。虽然我宁愿相信是真的,我很喜欢Kingt故事里Keaton那个“悲情英雄”的形象。
(2)Keyser Soze是Verbal Kint不错,但是我认为这只是Kint用来迷惑警察的一个障眼法。Keyser Soze作为一个恶魔的传说,在故事中的世界观中肯定是成立的。从医院里幸存者(第三方)对他的恐惧可证。但我不认为Keyser Soze的其他恶迹,也是Kint所为。他之所以会讲关于他的故事,是那个黑人警察带着“Keyser Soze”的线索找到了kujan, kujan拿着这个名字问kint,他才决定利用这个恶魔的梗,编一个故事,让kujan以为“自己认为keyser soze是幕后黑手”,从而让kujan“鄙视kint的愚蠢,认为自己'Keaton才是凶手'的理论才是真相”,从而让kujan放松警惕。
(3)影片开头,开枪打死Keaton的人,就是Kint. 证据是左手持枪,左手点烟,和那块金表。这些细节在影片结束Kint走出警局后又重复。
(4)Keaton女友真有其人。她在两天前于费城被杀死,不可能是Kint所谓,因为无法东西两岸分身。所以他必有帮手,也既是影片最后接他走的小林律师。
(5)“码头”行动的真正目标是杀死那个rat(污点证人)。到底是不是因为他能够指证Keyser Soze不得而知,毕竟他的指证名单上多达五十人,Kint和小林律师之一倒是肯定在其中。所以他们谋划了这次行动。(以影片中Keyser Soze这个角色的玄幻程度,那个证人指认非Kint的别人为Keyser Soze都很有可能,所以我觉得这个指证不是很有说服力)码头旁Van里面的巨款情节纯属虚构。
(6)五人的lineup到底是蓄意为之,还是纯属巧合,我还没直接从影片中看到线索。有可能是Kint和小林律师从头到尾策划了这个lineup,但是他们如何通过警察栽赃剩下的四个人只能脑补,which 在严肃的推理中就是扯淡。也有可能是那次是巧合,但是Kint认识这四个人之后构思了这个剧本。
(7)有时候编剧为了吸引、刺激观众,情节有可能失去合理性。但《非常嫌疑犯》已经是内在逻辑比较完美的作品了。最完美的还是首推《生死停留》。

本片主要看点是凯文史派西的表演,个人觉得故事结构和《洛城机密》有点差距。

若按编剧的思路来看,整部电影的3/4都是无关紧要,因为它们根本都没有发生,又或者说,这些事情是真实存在过的,但它们之间却毫无关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Verbal说的一切警方都能查得到。Verbal Kint做的,只不过是将他们“活生生”地联系在一起,然后再编了一个几乎以假乱真的故事。将现实人物放入一个虚构的故事里,这不就是一个编剧要干的活吗?!(乱入,Kevin专演坏人而不做导演太尼玛可惜了!!= =)

最后,看电影学到的东西,You are not as smart as you think you are. 笑到最后的永远不是气焰最嚣张的那个。

为了让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到底《The Usual Suspects》里有多少是真实存在,有多少是虚构的,我做了一点小小小小的总结。有错必改,如有不足,欢迎各位看官补充:

真实存在的:

1、Dean Keaton。这里尤其要提到的是Dean Keaton,因为他的戏份和Verbal出现的镜头一样多。Keaton是团队的领袖,而Verbal则是出谋划策的军师。

在影片的开头,Keaton瘫倒在地上,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准备想一把火烧掉整艘船,后来被一名看不见脸的男子,也就是Keyser撒了泡尿灭了。后来男子走下楼梯,和Keaton对话,然后开枪杀死了他。这个场景是真实存在的。至于Keaton去船上干什么,依我推测,应该是去找那个能够指认出Keyser真实面目的土耳其人。

2、Keaton的律师女友Edie。Edie 到底是不是Keaton的女友,我们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但我们从FBI的口中了解到,Edie是负责将Arturo Marquez引渡出境的律师,并且从Marquez口中得知有关Keyser的一切资料。因此,当探员Kujan告诉我们Edie的尸体被发现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间酒店里,头部中两枪——of course,是Keyser杀了她。

3、Arturo Marquez。Kujan说,Marquez是司法部在黑帮的线人,也是唯一一个见过并能指认出Keyser的人,他熟知Keyser除了运毒和谋杀以外的所有事情,对Keyser知根知底。而Keyser袭击货轮,造成这一出罪案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并杀了Marquez。

4、Keyser Soze。Keyser不仅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黑帮老大,更是一个出色的编剧。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让警察局的条子真真正正像看电影一样打了一遍酱油——这太特么能忽悠了!他从接受司法部审问时就开始忽悠,一直忽悠到被警方释放,最后还不妨可怜巴巴地调侃一番:“Fucking Cops!”可见要当老大,还得靠忽悠!

不得不佩服的是他的想象力。换做普通人,怎么可能从白板的标签找出一个男声四重唱组合,再从墙壁钉得乱七八糟的通缉名单里找出像大胖子、布里克马林、来自加州的Redfoot这样没有联系的信息,夸张的是玻璃杯上的标签竟然成了一个人的人名!这些信息被Keyser用来瞎掰出一个像东北乱炖一样的故事,甚至还让警方信以为真。

虚构出来的:

1、劫匪五人组剩下的3人:Fenster、McManus、Todd Hockney。在Verbal的故事中,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死了。至于Keaton,在片头我们看到,Keaton和Keyser曾经有过一段对话,并且从警探Kujan的口中得知是有Dean Keaton这么一个人的。他因为贪污,并且涉及一宗命案而被革职了,所以Keaton是真实存在的。

而Fenster、McManus、Todd Hockney因为死无对证,电影里也没有向我们展示更多有关于他们的信息,所以我推测,他们应当是Verbal虚构出来的人物;另一种可能,这三个人是Verbal——也就是Keyser Soze手下的名字,毕竟要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随便乱说几个人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既然是虚构的人物,所以也不存在开头的罪犯指认了。

2、Verbal Kint。这是Keyser在自己创造出来的故事里扮演的角色的名字,所以也是属于虚构的。Verbal有“口头、口语”的意思,显而易见,Verbal Kint就是一个Keyser口头瞎编出来的人物。

3、Redfoot。在片尾我们得知,其实哪有Redfoot这个人,完全是Verbal从墙上那堆废纸里信手拈来的一个单词而已,他在Verbal的故事里变成了一个专门销赃的头头。

4、Kobayashi。从听到这个英国律师的口音就笑得我肚子疼,再到后来看到杯子的底部写着Kobayashi,我就笑翻了!笑翻了有木有啊!

我们搞清楚了编剧的意图,至于这个叫做Keyser的编剧写了什么剧本,这里我就不剧透了。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到底在这么个忽悠人的故事背后,真相是怎么样的:(以下根据剧情判断,纯属个人臆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Arturo Marquez是司法部安插在黑帮的卧底,是唯一一个见过并能够认出Keyser Soze的证人。他的手下将他出卖给了匈牙利人,这群匈牙利人被Keyser Soze清除并赶回土耳其。为了报仇,他们花了九千一百万去收买Marquez,希望借助这个污点证人来指证Keyser Soze,推翻Keyser王朝,夺回自己的地盘。

2)Dean Keaton是一名因为贪污而被驱赶出警队的警探。他接到线人的消息,称能够将Keyser Soze治罪的证人今晚就坐在前往土耳其的货轮上。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戴罪立功的机会,于是单枪匹马的上了船,去找这个叫Marquez的人。

3)Edie Finneran是负责Marquez引渡案的律师,由她来将Marquez引渡回土耳其。她不仅知道他是谁,还知道他所掌握的所有资料。也就是说,除了Marquez之外,Edie 也知道Keyser Soze是何许人也,熟知Keyser Soze犯下的种种罪行。

4)案发的当天,Keyser上船开启模式,大开杀戒,碰上前来找Marquez的Keaton,狭路相逢勇者胜,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几十个回合,结果Keaton输了,倒在油桶旁,接着就出现片头的画面。Keaton想一把火烧了整艘船,打算与Keyser同归于尽,被Keyser一泡尿浇灭了。Keyser在杀了Keaton之后,用自己的烟头点燃了汽油,炸掉了船。

5)可是当他想要逃跑时,警察来了。Keyser见无法逃走,便换了身衣服,装成一个跛子,同时开始在脑海里为自己编造开脱的理由——也就是之后我们看到的所有剧情。

6)另一方面,他派人到宾夕法尼亚州Edie居住的酒店里将Edie干掉。为了更好地掩饰自己的罪行,他让人只在Edie的头上开两枪。结果,这成为误导警方的一个关键:Verbal的故事里Edie和Keaton是情侣,因此警方就会由Edie的死联想到Keaton,认为这一切都是Keaton做的,Keaton就是Keayser Soze,船上死的人是Edie(同样是头部中两枪)

7)真相是,Verbal Kint才是真正的Keyser Soze,而死在船上的人是Dean Keaton。但是因为整艘货轮毁之一炬,无论你死了还是没死,最终都被烧得体无完肤,谁是谁都不重要了。这也让Verbal的故事更加不容易发现破绽。

所以说,一个好的编剧,要能忽悠人,还得让人乐于让你忽悠。《The Usual Suspects》里有两个编剧,一个戏里,一个戏外,一个将警察忽悠的团团转,一个将观众忽悠的傻乎乎,可见其道行之深!《TUS》足以称得上是黑色警匪片的经典,虽然没有《Snatch》和《两杆大烟枪》那么闹腾,但是重在悬疑味十足,枪战激烈,杀人不见血,又够有技术。Kevin凭借这部电影,还捧回了一座小金人,可见会忽悠的人总是很会讨上帝的欢心。

本文由正规买球软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世界就在那厮的嘴里,那一抹真假虚实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