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规买球软件-外围买球软件-正规买球软件排行
做最好的网站

這應該是我唯一在首映週天天去刷的電影吧,电

- 编辑:买球软件 -

這應該是我唯一在首映週天天去刷的電影吧,电

===完全剧透!!没看过一定不要进===============

黑暗骑士崛起到底是崛起个什么劲?

看電影的時候想到了很多漫畫橋段,如果有興趣的話請戳
http://www.douban.com/note/226648044/

如果进来了,证明你已经看过电影,想探讨结局。剧透线已划分,直接切入正题。

                                                                                                        

三刷诺兰三部曲,除了继续膜拜大神,也理清了很多情节,故事更加流畅。能说的大家都说烂了,就评论下最终章的标题吧。

本来想报社写剧透,结果写了三页感觉剧情才进展到1/3的样子,觉得把自己报了,然后越来越没耐心所以后半段比较崩坏,以后再改改吧…其实电影是很严肃的,No man's land是很辛苦的,老爷复健是很艰难的,战斗是很高能的…

----------------------------------剧透----------------------------------------------

首先说,”从绝望中重生“应该能概括整部的电影的主线。TDKR是Batman的重生,是Bruce Wayne的重生,也是Gotham City的重生。

The Dark Knight Rises。
崛起这个词,给人于“开始”“新生”“发展”之意,当时看到作为最终章的标题,实在是有些不解,特别是近几年来很多系列电影都喜欢用Rise来做标题,终结者3:Rise of Machines,人猿星球崛起,300勇士帝国崛起等 。一开始以为是落入了什么俗套。这次刷完电影,终于明白为什么明明蝙蝠侠最终归隐了片名却要叫崛起,到底是崛起个什么劲。

电影紧接上部,以Gordon在Harvey Dent葬礼上的讲话开始:他是Harvey Dent的朋友,Dent的行为激励了无数人,他相信Harvey Dent。

对《黑暗骑士崛起》结尾的讨论基本可以归纳为两点:1. 蝙蝠侠最后到底死没死?2. 囧瑟夫饰演的警官John Blake究竟是谁?或他会成为谁?

首先说Gotham的重生。

  1. Why do we fall?

一辆车载着Dr. Pavel和三个布袋罩头的汉子。 CIA探员本来只让Pavel上飞机,但在得知三人是传说中的蒙面男Bane的手下后,欣喜若狂地让他们上了飞机,告诉他们三个人里只能有一个活着飞走,如果不想被丢下去就开口说话。被按在飞行中的机门前,头边被放枪的两人都没回答,第三个汉子吐槽说他们可能只是在想你要把他们丢下去还开什么枪,CIA问他是谁,他说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计划。 CIA掀起他的盖头,发现是Bane本人。 Bane说自己戴上面具前只是无名小卒,CIA问摘下来你会死么,Bane说会很痛苦。 CIA问被抓也是的计划么,Bane说当然是,在确认Pavel没有向CIA透露任何信息后,宣布要让飞机坠毁团灭全员。一架更大的飞机飞来过来,吊下来几个人把CIA的飞机拉成垂直状,进来一顿扫射,同时送下来一具尸体。 Bane把Pavel的血输进尸体里,然后带着Pavel准备撤离。一个Bane同伙长得不错的小哥也准备撤离,Bane说兄弟他们会盼着在残骸中找到我方的尸体,小哥一脸崇拜的表示如果我牺牲的值(if it starts the fire),Bane表示值啊(the fire rises),小哥就留下了。然后Bane带着嚎叫的Pavel起飞,并告诉他现在还不是害怕的时候。 CIA的飞机坠地。

首先针对第一个问题,我反对一些评论提出的观点:蝙蝠侠最后的生死是留给观众自己去诠释的(open to interpretation)。通常这类观点的提出者都喜欢用《盗梦空间》的结局做旁证(说诺兰喜欢‘暧昧’结局),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最后Alfred在咖啡馆看到Bruce Wayne和猫女在一起的那一幕既可能是真的又可能只他想象中的场景,所以蝙蝠侠是死是活观众可以有自己的解读。我的答案是,他,Bruce Wayne,还活着,但Bruce Wayne时期的Batman死了。有三点可以证明最后咖啡馆那一幕是真实发生的;第一,在蝙蝠侠最后把炸弹拖出城市前,他告诉Gordon和猫女他必须自己驾驶蝙蝠飞机,因为里面的自动驾驶仪(autopilot)坏了。但影片最后Fox (Morgan Freeman)主动提出要修理蝙蝠飞机上的自动驾驶仪时,负责的两个员工却告诉他自动驾驶仪在六个月前就已经被Bruce Wayne修复了!所以我们不排除他最后的最后是利用自动驾驶仪将炸弹拖出哥谭的。第二,记得在上一部《黑暗骑士》结尾中,Gordon等人亲手砸掉了那个呼唤蝙蝠侠的信号灯,但是在《黑暗骑士崛起》结尾里,Gordon发现那个灯居然被修好了!而且他发现时,表情是有些惊讶并四处寻望了一下,这证明首先这灯不是他修的,其次他在看是否蝙蝠侠就在周围或某个屋顶上,把蝙蝠信号灯重新修复的除了Bruce Wayne,我很难想出第二个人。第三,回到结尾咖啡馆那一幕,Alfred看到的是Bruce Wayne和猫女坐在一起。回想一下整部电影,但凡是猫女与蝙蝠侠共同出现的场景或擦出火花的时刻Alfred都不在他们身旁,所以如果这一幕是Alfred想象的话,那至少坐Bruce旁边的也应该是玛丽昂歌迪亚饰演的Miranda而不是猫女Selina Kyle。所以咖啡馆一幕是真实发生的,Bruce Wayne的确还活着。

贝恩将Bruce关到牢底的时候说,那个地牢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为人逃脱的希望。这才是真正的绝望。所以为了摧毁Gotham,就会先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从年幼的Bruce掉进蝙蝠洞,爸爸把他救出来开始,这句台词就在三部曲中一直出现。老管家也说过,甚至在TDKR里Bruce在地牢昏迷中还听到了爸爸的这句话。

一年一度的Harvey Dent Day(详情见病毒营销Harvey Dent Day Festivities Planned)又到了。纪念活动在Wayne庄园举行,市长Anthony Gracis发表讲话:虽然这不是Gotham最古老的公共节日,但也足够重要,见证了在Harvey精神的鼓舞下和Dent Act(详情见病毒营销Mayor Announces His Signing of the Dent Act)的实行下,Gotham再没有重大有组织性犯罪。但这样一个高尚的英雄,却被一个披戴斗篷的暴徒冷血地谋杀了。虽然Dent Act的严格性引起非议,但是市长Gracis表示在他的任期内是不会终止这项行动的。接下来市长把话筒交给Gordon。一个女仆端着虾球在听众中走,John Daggett和手下Stryver侧目。 Congressman Gilly拍了一下姑娘屁股拿了俩虾球塞嘴里,和Deputy Commisioner Foley八卦说好久没看到一直宅家里的Wayne了,Gordon的老婆带着孩子去Cleveland了,来年春天市长就要踢掉Gordon了,因为他是战时英雄,而现在是和平年代。 Gordon准备了关于Harvey Dent真相的演讲稿,但是在念之前决定这不是时候。屋顶上一个戳着拐棍的身影闪过。

至于囧瑟夫饰演的警官John Blake是谁或他会成为谁,我的答案是他的真实名字是Robin,但他会成为新的蝙蝠侠。这也是为什么我说Bruce Wayne时期的蝙蝠侠已经死了。首先,片尾最后囧瑟夫通过那个包裹里的地址和工具找到了蝙蝠侠的基地,也就是说他拥有了蝙蝠侠的全套装备及武器,为什么还要当Robin?再自己做一套装备?而且在找到蝙蝠基地的过程中,他先跳进那个洞里,穿过那个瀑布,迎来一群蝙蝠。这些都是第一部《蝙蝠侠:侠影之谜》中Bruce Wayne成为蝙蝠侠的开端。囧瑟夫在重复一个逝去传奇的同时,也在书写一个新的传奇。但最重要的一点是,电影里蝙蝠侠一直跟囧瑟夫强调的一点是:Batman is just a symbol. He could be anyone!这就已经在为最后他可能成为新的蝙蝠侠做铺垫了。还有一个地方蝙蝠侠跟他说的是 if you gonna work alone, you'd better put on a MASK. 这些都是在为他片尾成为新的蝙蝠侠做铺垫。我想说的是,罗宾这个名字的提及只是诺兰为了向这名蝙蝠侠的助手致敬而已,也算是对漫画迷的一个交代,毕竟他自己说过只要他接手蝙蝠侠系列,罗宾就不会出现在电影中。我理解很多人认为囧瑟夫是Robin是因为最后给他包裹的那个女人说你应该用你的真实名字Robin,还有就是可能因为他有一个与漫画中Robin差不多的背景,比如是孤儿而且从一开始就知道蝙蝠侠的真实身份。把问题简单化,这样想,如果你真实名字都叫Robin了,你超级英雄身份的名字还会叫Robin吗?最后一点,这个是由一个叫Mark Hughes的影评人提出的(可以google下这人的TDKR影评),他提出整部影片绝对意义上的最后一幕是囧瑟夫站在逐渐升起的蝙蝠装备台上,再强调一遍:逐渐升起的装备台上!然后电影结束,黑屏,紧接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是这部电影的名字:The Dark Knight Rises!!!

当然他没想到的是,Bruce抓住了黑暗中的一线光明,完成了他的自我救赎,也拯救这个城市。让哥谭市从绝望中重生。

这句话的翻译有两个侧重点,“我们为什么会摔倒/失败”,“摔倒/失败的意义是什么”。前者侧重于寻找避免失败的方法,吃一堑长一智。而后者更重要的是磨练心智,接受失败。

在厨房里,女仆们也八卦说Mr. Wayne好像出了事故毁容之后一直在家宅着。 Alfred进来把钥匙给一个女仆,让她开门,把盘子给放桌子上,出门锁门。女仆在放下盘子后,继续往前走进虚掩着的里屋。同时,Miranda Tate为她所投资却被停止的能源项目求见Bruce Wayne,Alfred表示Wayne现在不接客。 John Daggett问Tate为什么要在Wayne Enterprises“拯救地球”项目上浪费时间,投了那么多钱又没有回报,而自己可以帮她赚到钱。 Miranda表示懒得跟Daggett这种见钱眼开的小人解释这项目的重要性,和他说话才是浪费时间。

欢迎讨论,我太爱这部电影了。(谢谢大家的评论和支持!)

再说Bruce Wayne

这里不得不想起了看《爸爸去哪儿2》里杨威对杨洋阳的教育。杨洋阳在游戏中,也许是因为受冠军爸爸的影响,总是想要拿第一。输了就开始撅嘴,大哭。杨威并没有指出改怎么做,而是告诉他,失败是可以接受的。

Bruce本来要去拿饭,结果听见里屋有高跟鞋声。女仆脖子上多了根珍珠项链,看看房间里的照片,摸摸一个很大的插着箭的靶子,然后突然有人射了一根箭过来。女仆吓了一大跳,连忙语无伦次的道歉说你是Mr. Wayne吧原来你没有传说中的大疤长指甲。 Bruce说你项链不错,让我想起来我妈的那条,但这不可能是我妈的那条,因为她的珍珠锁在保险柜里,而制造商向我保证这个保险柜是无法撬开的。女仆从惊慌失措状恢复常态,说哎呀没人跟我说它撬不开。 Bruce管她要项链,她说你不会打女人,就像我不会打瘸子,但有时候会有例外,转眼把Bruce的拐杖踢飞,在Bruce倒地时从窗户一个后空翻跑掉了。脱掉女仆的假领围裙,顺势带着珍珠项链上了刚才摸过她屁股的congressman的车。 Alfred对Bruce说Miranda又来找你了,姑娘挺可爱。 Bruce表示不在乎,说刚才项链被偷,不过有跟踪器所以还能找到。但他发现女仆也从保险柜上偷了他的指纹。

开头不久,那段Alfred和他的对话:
老爷问,你害怕这次我会输?
阿福答,我害怕你会想输。

接受失败,比避免失败更难做到。

Gordon在警局的房顶上,John Blake(详情见病毒营销Performance Review and Evaluation)过来报告说congressman老婆说他晚上没回家。 Blake说Gordon这些年工作做得好,可能以后剩下的活只有追图书馆到期图书了。他问你就不想知道八年前的今晚发生了什么么,Dent之死后Batman就人间蒸发了? Gordon说你想问的是什么。 Blake问你不想知道他是谁么。 Gordon摸摸坏掉的Bat signal说我知道他是谁,他是Batman,我们还是去找失踪的congressman吧。

八年前,Rachel的死让Bruce失去了对外面的世界的最后一点留恋。他隐居,不问世事。他失去活下去的意义。他是个War Hero,在战争结束后的和平年代,他本该在世界各个角落逍遥快活,但失去了心爱的人令他无法放下过去,继续他的生活。

每个人都会跌倒。
一开始Bruce最怕的,就是他的胆小简介导致了父母的死亡。在内心中他认为he failed his parents。
后来Rachel的死,也被他归咎于自己的失败。在TDKR里他的内疚让他做了7年的行尸走肉。
他不敢出现,不仅是因为挚爱的死,也是因为他怕当他再次披上黑风衣带上面具,他的出现会fail Gotham citizen。毕竟除了小孩子,大多数人对这个怪物还是退避三舍的。

早上起来,Alfred端着蔬菜汁等早饭去找Bruce,却发现Bruce已经在他好久没下去过的蝙蝠洞里了。用指纹记录调查结果显示,除非猫女减了很多磅,否则她在Wayne Manor这段时间用了其他人的指纹。然后Bruce用项链上的信号和警方记录做了cross reference,发现妹子真实身份是被称作The Cat的珠宝惯偷Selina Kyle。 Bruce说妹子很在行,Alfred说你们俩喝杯咖啡交流交流心得好了。 Bruce说你不会绝望到撮合我和小偷吧,Alfred只要Bruce不再沉湎于过去的悲剧,他和大猩猩在一起都行。在Batman卸下披风退役后,Bruce却没有继续生活,是时候要move on了。 Bruce说他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Alfred指出可是他已经失去了他。 Alfred说在Bruce失踪的7年里,他每年都会去Florence,幻想Bruce和妻儿能幸福地生活;那时他和Bruce不会有语言交流,但是他会知道Bruce挺过来了。不过这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Alfred从来不希望Bruce回到Gotham,因为这里留给他的没有幸福,只有痛苦和绝望。

而贝恩的出现给了他重新成为Batman的理由。但这次复出并不是电影标题里的“Rise”,真正的“Rise”指的是Bruce从那个地牢里爬出来。他在地牢里学会了一点,不怕死并不能使人强壮,求生的欲望才能给人力量。

当他把蝙蝠战衣从他的秘密基地升起来的时候,当他明明知道所有人都会怕他恨他他还是要救大家的时候,当他最后从地牢里爬出来的时候,当他
开着蝙蝠飞车把核弹拉向大海的时候,他接受了失败带来的恐惧,他接受了就算是保卫不了最爱也要起来保卫更多的人的使命,这一刻,他才真正成为了蝙蝠侠,蝙蝠侠才真正的崛起了。

有人在下水道出口发现一具少年的尸体,Blake前去调查,发现少年是自己认识的Saint Swindin's孤儿院的孩子Jamie。 Blake去孤儿院,孤儿院的监护人Reilly,Reilly说过去还好,可是Wayne基金几年前停止捐款后,现在很难把十六岁以上的男孩留在这里了。Blake又找到了少年的弟弟Mark。 Blake问Mark为什么哥哥会出现在下水道,Mark说他们说下面有工作,Blake那种地方怎么会有工作,Mark说至少比地上好些,并在长椅上用粉笔画蝙蝠标记。 Blake问你知道他么。 Mark说当然知道,你觉得他会回来么。 Blake说我不知道。

故事的最后,当核弹将要爆炸的时候,他驾驶着蝙蝠战机,把核弹带离了城市,在海面上空爆炸。当然,Bruce早就给战机装了自动驾驶系统,只是没有告诉任何人。因而蝙蝠侠终于在这场爆炸中,把自己的一切,连同生命,都献给了Gotham。但Bruce Wayne,却得以摆脱从前的所有,得以move on。

-Why do we fall?
-So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

Selina挽着穿着花衬衫的男人走进小酒吧。Stryver说你还带了个date,Selina说我喜欢有人给我开门。在Stryver的要求下,Selina把Wayne的指纹交给他,管他要他承诺的东西。 Stryver示意把大门关上,Selina说我不知道你想用Wayne的指纹做什么,但是你显然不会数数,但相信你也需要拇指指纹吧。 Stryver在手下的枪顶上Selina太阳穴的时候说我数数没问题,我现在就在从十倒数呢。 Selina打开钱包,被Stryver抢了过去并拿出里面的电话并接通后,另一个拿着完整指纹的妹子走了进来,说这里好暗,Selina说待会儿就亮了,问Selina没事吧。 Selina说没事儿回见。 Stryver说为了万无一失还是要杀掉Selina,表示就算Selina穿成这样也没人会想念(miss)她。Selina说全城的警察都在找失踪(missing)的congressman呢,而她的男伴就是congressman。 Stryver说他们才不会来这种地方找,Selina说可你刚用了他的电话。外面警车声响起,Selina先是用别人的手指扣动扳机,撂倒一片,等警察冲进来的时候开始以受害者的姿态尖叫卖萌,成功逃离现场,离开之前腿部中弹的congressman还可怜兮兮的让Selina给他电话。Blake冲进酒吧,报告说已经找到congressman。

感谢诺兰,能让Bruce Wayne的结局,是像Alfred期待的那样在佛罗伦萨那间咖啡屋享受着普通人的悠闲午后,和老管家彼此点头致意,却不说一句话。

所以第一层含义,应该是Bruce的“正义和无私之魂的崛起"

警方在追捕嫌犯时,遭到了小巷高处Lieutenant(Bane出镜率最高的很有爱的手下,不知道叫什么)的火力袭击。 Gordon带三个人进下水道继续追,结果下面发生爆炸。虽然Gordon幸免于难,但被Bane的两名手下抓获。警方认为是燃气爆炸,Blake说这是下水道怎么可能是燃气爆炸,提出要下去找,Foley说他hot headed。 Blake可能是想到下水道那个少年的尸体位置,就往那边跑了。 Gordon在被拖到Bane旁边的途中看到了一只庞大的地下军队,武器装备,和吊在墙上训练的打手。 Bane正裸背(肌!肉!山!)烤火,两名手下带Gordon做自豪状。 Bane说你们把他拖过来干什么,根本只是看到他恐慌了吧,然后锁喉一名手下,让另一名手下给Gordon搜身,结果搜出了没有念出的关于Dent真相的演讲稿。 Gordon趁不注意滚进下水道,被乱枪扫射。活着的那名手下说他死了,Bane求尸体,答冲走了。Lieutenant心有灵犀地递给Bane一追踪器,Bane把它塞进要炮灰的手下口袋里说说去追吧,然后一枪击毙并冲他进下水道。

他把一切都献给了他的城市,他应该有个幸福的结局。

  1. A fire will rise

Blake找到了受重伤的Gordon,随后上门找Bruce。 Alfred说Bruce不见没有提前预约的客人,Blake说那如果我去开张关于Harvey Dent谋杀的搜捕令呢?见到了Bruce后,Blake说我在下水道出口发现了Gordon,嘟囔着地下军队和面具男Bane。 Bruce问这种事你不是该向警局汇报么。 Blake说别的警官问我Gordon有没有也看到大型短吻鳄,所以我才来找你,Batman。 Bruce惊讶地问Gordon觉得我是…? Blake说Gordon不知道,但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在Saint Swindin's孤儿院见过,曾经是Wayne基金会赞助的。妈妈车祸死了,但我那时太小记不清细节。过几年爸爸因为赌债也死了,那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大家都不知道从骨子里感到愤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寄养父母总是表示“理解”,但过不了多久就会让这个愤怒的孩子做他做不了的事,move on。之后他们便不再理解,把这愤怒的孩子送到孤儿院。我在这件事了解的太晚了,而从那以后我隐藏愤怒,对镜练习微笑,就像带上一面面具。有一天你出现了,香车美女。我们可激动了,亿万富翁却是孤儿(Bruce残念的转头瞪他一眼…)。我们曾经编关于你的故事,可但我看到你脸上的表情就是我曾经练习出来的那个,我立马知道了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为Dent的谋杀顶罪,但我仍然相信Batman,即使你不信。在Blake出门之前,Bruce问他为什么说孤儿院是“曾经是Wayne基金会赞助的”,Blake说几年前他们就停止赞助了,这些细节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Bruce问Alfred对Bane知道多少,Alfred说只知道他是西非雇佣兵,收Daggett所雇,Bane也是假名。 Bruce又问为什么Wayne基金会不再赞助了,Alfred说Wayne基金会是建立在Wayne Enterprises盈利的基础上,而现在没什么盈利。 Bruce说我要找Fox谈谈,我们还有车么,Alfred说一两辆吧。 Bruce说预约一下我要去医院看腿,Alfred问哪家医院,Bruce说Jim Gordon在的那家。

最后说Batman。

这是来自于TDKR海报上的标题语。
对应着的是海报上蝙蝠形状燃烧的火焰。
电影里的情节,对应的是在屋顶,从地牢里逃出来的蝙蝠侠现身解救了Gordon和Blake。

Bruce坐在Fox的办公室里,Fox吐槽说你从cryosleep里醒来啦,Bruce说你丢了我的钱以后还留着点幽默感么。 Fox说是你自己丢了你自己的钱,过去Wayne Enterprises的效益都在缩水,因为Bruce不同意重启他们研发很久后告停的清洁能源项目。 Miranda一直在此项目上投入很多,Fox顺便发表了和Alfred一样的姑娘挺可爱的意见。Bruce一脸not again...Fox说我们只是为你着想。Bruce认为启动能源项目风险太大故拒绝(详情见病毒营销里Fox和Bruce交换的信件),这样下去Daggett可能趁虚而入。 Bruce还是不同意。 Fox在Bruce走之前问没别的事了么,Bruce说没事了,Fox说这种对话以往都是以一些不寻常的要求收尾,Bruce说我退休了。 Fox顿了一秒,说我给你看点东西吧,看在过去的份上,然后启动暗门。 Bruce说我以为研发部门关掉了,Fox说官方上是关掉了,但Wayne Enterprises有一些秘密安全屋,防止东西落到坏人手里,而我把研制的prototypes都放在我的屋檐下看管。当Fox拉开一扇巨大的铁门时,Bruce说你这是炫耀。 Fox介绍了设计在在高楼之间飞行的新飞行器。 Wayne Enterprises给它起了长而无趣的名称,而Fox称他为The Bat,并告诉Bruce可以定制成黑色。不过The Bat没有自动驾驶功能,Fox说这将需要一个更好的头脑来解决,随后说他只是谦虚,其实是要个没那么忙的头脑,比如说Bruce的。

Batman牺牲在那场爆炸中,但他却以各种方式重生了。

5个月的无政府乌托邦式的生活,虽然Bane说了是将权利交回给人民,不分品鉴,人人平等。而事实上确实货真价实的极权主义。当所有警察被困于地下,没有人敢对bane的武装部队说不。生活毫无希望,有钱没用有权没用有漂亮脸蛋没有。拿枪的要你死,没人敢然你活。

Bruce去了医院,医生看着他的片子说我见过更坏的软骨组织,Bruce说那不错,医生说因为你膝盖间已经没软骨组织了,然后肩膀,肾脏和大脑都有损伤,我不建议你去高山滑雪。等医生出去以后,Bruce带上头罩,系上绳从楼上跳到Gordon房间,在病床边握着Gordon的手。 Gordon说我们曾经并肩作战,可你却离开了。 Bruce温柔的说我不被需要了,我们胜利了。 Gordon说我们建立起了一个谎言,现在恶势力再起,Batman必须归来。 Bruce问如果他不复存在了怎么办。Gordon说他必须的…就昏了过去。

在牢底,在Bruce的幻想中,Ra's Al Gul 对他说,
I'm immortal.
There are many ways to be immortal.
因为他的孩子会继承并完成他的事业。

而当烟火棒把巨大的蝙蝠图案在夜晚点亮,一道火光冲天,整个Gotham的人民都看到了。这个熊熊燃烧的蝙蝠,给陷入绝境的Gotham市民点亮了希望。

Selina在家带上珍珠项链,听到外面传来吵声,原来是妹子偷了一男人的钱包。Selina把那男人揍走了,妹子说钱包里只有16块,Selina表示我把他表顺了…Bruce随着珍珠项链上的信号找到Selina,发现她正衣冠楚楚地要出门。Bruce跟踪到party现场,下车后记者对他一顿狂拍,而他按下小型EMP装置后,现场相机全部失灵。进去后发现这是Miranda的化妆舞会,而Bruce目测是全场唯一没带面具的。 Bruce把Selina从别人那里借过来当舞伴,说她作为cat-burglar穿的很大胆,Selina问那你装作什么,答Bruce Wayne,亿万富翁怪蜀黍。 Bruce说他有个强势的朋友专门对付她这种小偷,问她如果这房间里的人知道她的身份会做何感想。 Selina说你觉得我会在乎他们怎么想我,和出身显赫的Wayne不一样,有些事我不得不去做。 Bruce让她改过自新,Selina说现在十二岁的小孩拿手机都能查出来你干过什么,根本没有改过自新这一说,她只是劫富济贫,并警告Wayne风暴将要到来。 Bruce说你听起来很期待,Selina说我适应性强(这一大段网上好像有我就不码字了)。 Bruce说虽然这项链待在你脖子上比呆在我保险柜里更好看,但我不能让你带走它,然后取下了Selina的项链。 Selina吻了他后就走了,前面的舞伴跑过来说你把她吓跑了。 Bruce表示高度怀疑,然后出门找不到停车票,车童说你妻子让你打车回家,原来Selina把Bruce的车开走了。来接Bruce的Alfred说你怎么一个人,Bruce狗狗眼,Alfred说别担心你只是需要时间适应。

而Bruce放下了Batman的身份,那Batman的继承者呢?

-light it up.

回家后在蝙蝠洞里,Bruce给自己的伤腿上leg brace。紧上的那一下很痛,Alfred问至于么,Bruce说欢迎你试试,Alfred说我看看就好。 Alfred警告想重出江湖的Bruce关于Bane的传闻,说在地球上一个古老的地方有个pit,虽然是绝望的深坑,但Bane从黑暗中崛起,从中逃脱,被影子联盟训练而后被Ra's al Ghul驱逐。 Alfred想让Bruce放下过去的担子做回Bruce Wayne,Bruce问你是不是担心我做Batman会失败,Alfred说我是担心你想失败。

Bruce在车里跟小警察Blake说,谁都可以是蝙蝠侠。

第二层意思,应该指的是Gotham人民的希望之火。

伪装成DCS快递员、擦鞋匠、清洁工和外卖小哥的Bane及手下携武器闯入证券交易所。吓呆的小哥说这儿没钱给你偷,Bane说那你们这些人在这儿干什么,抓着小哥的领带用他的脸滚键盘,然后手下用他的卡授权开始在平板电脑上操作交易。交易所门外Blake本想让一辆建筑车开走,可路障已经升了起来,Blake就让车主原地不动。交易所的人让警方进去阻止这起抢劫,而Foley认为有人质不能轻举妄动,交易所的人说这是你们所有人的钱,一个警察小哥说我的钱在我床垫里呢。警方把线切了,Bane在知道还有8分钟才能完成交易时决定“go mobile”,还不忘对抱着他头盔吓傻的路人甲说谢谢…Bane和手下在摩托上捆着人质,在人质掩护下冲了出去。

他后来还说,If you are working alone, wear a mask.

3.The Dark Knight Rise

隧道中,一老一小警察在警车上,因为人质不敢轻举妄动。突然顶灯全部熄灭,带着一点蓝光的黑影闪过,小警察问那是什么,老警察激动地说你赶上好戏了。然后黑影停车侧身,激动人心的音乐声响起,B-B-BATMAAAN! ! Batman很拉风的拿起EMP枪对着摩托射了一下,对方闪火花减速。有人从后面射了Batman一枪,子弹弹开,Batman一嘴“你开玩笑吧”的表情转身,看到举着枪的小警察惶恐的说对不起。 Foley动员全部警力去抓Batman,电视上也有了以”Return of the Batman?“为标题的直播。 Daggett在家看到时很不爽的说八年了你非挑今天回来,Stryver说这样他能把警察的注意力从Bane身上吸引走,在Daggett家全副武装破保险柜的Selina看到时一脸惊喜,而医院病床上的Gordon看到时欣慰的笑了。 Foley对Blake说我要完成Jim Gordon从未能做到的:抓住Batman。 Bane的摩托突然转向,向Batman驶去,两人都擦身而过后都回头看了一眼对方。 Foley得知后要求全员紧盯Batman,Blake问抢匪怎么办,Foley说管他抢匪呢我要抓住杀了Harvey Dent的那个狗娘养的。 Batman截获了Bane的手下后,发现了他包里的平板电脑上显示交易完成。这时直升机和大量警车包围了Batman,Batman淡定了看了一圈情况,轰开了一个斜坡,逃离包围圈。 Foley在得知后大骂怎么能让他跑掉,警方说他火力充足,Foley问难道你们不是? Batman还在被警察追着,正在被前后夹击时,往前行驶的Bat-Pod轮子突然侧着转拐进了死胡同。 Foley说Batman像被困的老鼠,拿起喇叭正在喊话,而Batman驾驶着The Bat掀起一阵狂风后突围。警察们看得目瞪口呆,一个警官对Foley说你猜错动物了。 Blake问Foley是不是就这样了,Foley很不爽的把喇叭塞给他,Blake使劲忍着开心的样子。

后来Blake对Gordon说,I can't tolerate injustice.

这个片名,最终呼应着在片尾在警局新铸成的蝙蝠侠像,这个曾经人们心目中又恨又怕的黑暗骑士,终于在人们的心中,以英雄的形象树立起来。
终于,蝙蝠侠不仅仅是小孩子们的偶像,也将成为所有为正义而战的执法者和立法者的榜样。

Selina好不容易打开保险箱,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Daggett得知Bane成功完成任务,而且被抓的部下也因绝对忠于Bane而不会吐露任何信息后很开心,要开香槟找妹子。 Selina说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把Daggett用刀子高跟鞋定在墙上。Daggett说你个傻婊子,Selina说没人说过我傻,Daggett说你敢来就是傻。Stryver从背后出现用枪指着Selina,问她用那鞋跟走路能舒服么。 Selina良家妇女踢了一下他以后问你说呢。拿过枪后,Selina问Daggett “clean slate”在哪儿,他说他没有。更多Bane的人来袭,Selina带Daggett逃出窗子,Daggett说Rykin Data所谓输入名字出生年月日就能一键清除所有在线信息的”clean slate“根本不存在(详情见病毒营销Rykin Data Patent Application Publication)。Bane的人逼过来,Selina枪指着Daggett让他们不要靠近,Batman突然出现说他们才不在乎,然后两人和Bane手下开打。中途Batman踢飞了Selina的枪,Selina说你开玩笑吧,Batman说不用枪不杀人,Selina说那还有什么乐趣。 Batman跳进The Bat,Selina犹豫了一下也跳进去,说妈妈警告我不要上陌生人的车,Batman说这不是车,启动The Bat带两人飞走,而Bane目睹了这一切。在屋顶上,Selina说回见,Batman说不用谢,作为回报告诉我你偷Bruce Wayne的指纹做什么。Selina说Wayne说他有强势的朋友果然不是玩笑,我把指纹卖给Daggett,他也许想在股市捣乱,但到头来我也没换回想要的东西。 Batman回头看了一下飞过来的警方直升机,在回头要继续说话时Selina不见了,于是自言自语so that's what it feels like。

再后来我们知道他的法定名字,是Robin。

Gordon局长在Bruce的墓碑前读到:

The Bat冲进蝙蝠洞,Alfred很不高兴的吐槽说你行动真是低调啊。 Bruce拿着现场带回的U盘,Alfred说他不该带回证物,Bruce说警方无力破译,Alfred说因为Bruce不给他们设备。他现在可以用Fox的新装备搞得警方团团转,但面对强大许多的受影子联盟训练的Bane会怎么样? Bruce说影子联盟已经没了,Bane只是雇佣兵。你只是怕我用还能胜任Batman的事实证明你是错的,并让Alfred把U盘带给Fox破译。 Alfred说此外我不会再为你做事了,我不会埋葬你,Wayne家的人我已经埋葬得够多了。 Bruce问Alfred是不是要离开,Alfred说希望用自己的离开提醒Bruce他不再是Batman,应该换一种人生。 Bruce说他和Rachel约定好的人生就是另一种人生,而她已经无法完成约定。 Alfred这才透露了他烧掉死去的Rachel关于她要和Dent在一起的信件。 Bruce质问Alfred怎么敢这么做,Alfred说他虽然知道这代表着Bruce的仇恨,意味着要离开那个从他的哭声第一次在这个屋檐下回响就照顾着的人,但如果这能挽救他,他愿意离去。

后来的后来,他根据Bruce留下的线索,找到了Batman的Cave。
大群蝙蝠从他的头顶和耳边飞过,就像多年前Bruce发现这洞穴时一样。

-I see a beautiful city and a brilliant people rising from this abyss. I see the lives for which I lay down my life, peaceful, useful, prosperous and happy.
(引自《双城记》)

早上起来门铃响,Bruce叫了一圈Alfred也没人应。 Fox很惊讶的看到Bruce应自己的门。 Fox给他看了当天的报纸,发现在Daggett的操纵下,尽管长期来看可能能证明是诈骗,Bruce此时已经破产(买了头天晚上过期的futures什么的…完全不懂,总之是破产了…)。因为担心可被转变成武器的清洁能源项目落到Daggett的手中,他们决定和Miranda合作。

然后他走进水中,站在那个原本放着蝙蝠侠战衣的台子上,缓缓升起。

牺牲小我成就大家,永远是英雄必须所走的道路。像蝙蝠侠这样的悲剧英雄,必须生活在黑暗里,承受着没人能承受的痛苦,做着平凡人做不到的事情。这样的角色,总让我想到了天龙八部里的萧峰。

Fox把Miranda带进一个小房子。 Miranda将信将疑,直到Fox打开机关,房间下沉,才吐槽Wayne不会这么多疑吧。看到建好的反应堆大球后,Miranda很激动的说这能带给全城免费的清洁能源。 Bruce本来想蒙Miranda说这货不能用,Miranda说在三年前一个科学家发表文章说可以把反应堆改成核武器后你就称这东西就出了问题你骗谁呢。 Bruce说这很危险,我要把Wayne Enterprises和这东西都托付给你,然后你让它维持现状就好了。Miranda说你想拯救世界就要先相信它,Bruce说我相信你,Miranda说这不算因为你别无选择,Bruce说过去三年随时我可以把这东西冲走,可是我选择相信你。

这不就是蝙蝠侠的一种重生吗?

当我以为bruce Wayne也像萧峰那样为国为家壮烈牺牲的时候,诺兰大神给了我们一个正能量的结局。给了Bruce佛罗伦萨的阳光,美酒,美女,还有真正的脱下面具的生活。

Board meeting上,Daggett说就算Wayne的名字写在大门上Bruce也该离开。Fox因为早有准备就说哎呀Bruce他说的有道理啊,Miranda也点点头,Bruce淡定的离开了。门外各种记者围了过来,问他作为平民感觉如何。 Bruce发现自己跑车被拉走了,而Blake在等他,载了他一程。

===================================

悲壮和苦情的角色在虚拟的小说电影漫画中总会是一个极佳的卖点,牵动着男人们英雄主义情怀和女人们泛滥的荷尔蒙。然后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这样的人一定非常惨。

Daggett 很不爽的大吼Miranda是怎么上位的,Bane在哪里。 Bane在背后幽幽的出现说说曹操曹操就到(speak of the devil and he shall appear)。 Daggett说你股市那招不管用,还让老子的施工队加班加点干活,这样下去我怎么吞掉Wayne Enterprises。 Bane让Stryver离开,Daggett说别走这里我说了算,Bane轻轻的抚摸他的脸说你怎么觉得你说了算呢,Stryver见状默默的出门了。 Daggett说我付了你一大笔钱,Bane说这样你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么,我对你已经物尽其用。Daggett 说你是什么,Bane说我是Gotham的reckoning。Daggett说你是纯邪恶,Bane说我是必要的邪恶,然后拧了Daggett的脖子。门外Stryver听到Daggett的惨叫声扭头就走。

下面说点乱起八糟的各种感想好了

也罢,电影终究是电影。生活嘛,要是没钱没爹拼,还是会耍赖的痞子活的会比较轻松一些吧。(不懂?请参照韦小宝,Ironman和Star Lord)

路上Blake问Bruce为什么要戴面具,Bruce说一是为了保护亲近的人,Blake说你不是一个人么,Bruce说总有亲近的人的,只有失去他们才知道珍惜;二是因为Batman是个标志,而面具下可以是任何人。 Blake表示很高兴Batman归来。 Bruce问他Bane的下落,Blake说有一堆功课要做需要帮忙。Bruce让Blake把他停到路边。

诺兰的选角真的太棒了!!海瑟薇比我想象中更适合猫女这个角色,真的很有魅力;囧瑟夫的热血小警察戏份也不用多说了;还有贝恩,这角色因为面具的限制,几乎看不出什么面部表情,而且声音很模糊,但更突显了老湿那性感的声线啊!虽然这角色最后真的有点酱油掉了,但真相揭露的那一刻,他的眼泪和眼神看的我都要融化!硬汉甜心汤哈迪!!!戳死我了!【脑残粉本性暴露了喂....

2014/9/26

Selina正在打包,听见门外有争吵,发现是Bruce来找她。 Selina对管Bruce要钱的妹子说他现在名下一个子儿也没有了,Bruce说其实我房子还留着,Selina说你们有钱人破产都和我们不一样。Bruce说他强势的朋友希望Selina不要走,因为有办法给她她想要的东西,以Selina带那名朋友去Bane那里为交换。 Selina说会考虑的,以及很遗憾Bruce破产了,Bruce转身看了她一眼说你才不遗憾…

E

Gordon在医院,Foley在旁边陪着,Blake走进来说Daggett的尸体刚被找到,而他名下的施工队都和Blake所调查的地下隧道有关(详情见病毒营销Construction Sites Ransacked)。 Gordon表扬了Blake的工作,并提升他为Detective。 Blake谦虚地说可能是巧合,Gordon说当上侦探当就允许不相信巧合了。

Bruce回家的时候在下雨,然后显然他没带钥匙…Miranda突然出现,说没人应门,两人从侧门撞进去。 Bruce去给Miranda拿毛巾的时候Miranda拿着Rachel的照片问那是谁,Bruce没回答,Miranda又问Alfred在哪儿,Bruce的表情更苦逼了,说他带着一切走了,Miranda捧着Bruce的脸就开始啃,Bruce啃回去。然后他家的电也被切了。滚过床单(地毯)后,Bruce看着生火的Miranda说你很在行,Miranda说她小时候一无所有。 Bruce注意到她背上有个疤,她说是以前不小心,然后提议Bruce和她一起坐她的飞机离开。 Bruce说有朝一日吧,但不是今晚。

Miranda裹着基绿的毯子睡了以后,Bruce换上Batman的装备出门,站在塔顶上看着Gotham,风吹起他的披风,露出大长腿。在隧道里,全副武装的Selina让他别害羞,问他要"clean slate",Batman说那要取决于能不能保证不让他落入坏人手里。Selina说矮油还是不信任我啊,怎们能让你改变心意。Batman说从带我去Bane那儿开始。Selina说你自找的,带他去找Bane,打了一路后,突然把Batman背后的铁格门关上。 Batman震惊了一下说你犯了大错,Selina说我得防止他杀了我。 Bane说你犯的错更大,Mr. Wayne,然后轮到Selina震惊了…然后Batman开始抡,Bane被抡了几下后抓住Batman的绣拳,开始回击。 打的过程中Lieutenant一直在坚定地看着(熄灯前的打斗过程中说了什么记得比较混乱…总之)Bane前面的重点大概是Batman战斗起来像年轻人一样全力以赴,可敬却愚蠢,因为这些年的和平日子磨钝了他;他的gadget只对门外汉有效,影子联盟可不是吃白饭的,而Bane就是代表影子联盟来完成Ra's的遗愿。 Batman用EMP把等都灭了,Bane说啊你觉得黑暗是你的盟友,可你只是适应了黑暗,我生于黑暗,被黑暗塑造,在成人之前都不曾见光,而光对我来说只能闪瞎眼。然后猛然掐住Batman的脖子,说影子出卖了你,因为它属于我。接下来一顿打脸,Batman的面具裂掉。然后Bane把顶棚炸掉。一辆Tumbler掉下来,Bane说你宝贵的兵器库我就收下了,Batman意识到Fox的安全屋被攻破。 Batman站起来,Bane啊我还想你的精神和身体哪个会先被击垮呢,然后是Batman #497断背的复刻。 Selina看不下去了就走了。

Blake去找Bruce发现没人开门,然后到了Bruce下车的地方也就是Selina家门口,正好发现Selina准备坐飞机逃跑,被Blake在机场截下。Blake说你犯过一些错误,Selina说妹子要混口饭吃,Blake说你胃口不小,犯罪记录太多要躲么,Selina说我又不是躲你,Blake问如果是躲Bane的话你对他知道多少,Selina说你应该像我害怕他一样害怕他,Blake说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保护,Selina白了他一眼…Blake问他们有没有杀掉Wayne,Selina说我不确定。之后眼袋很重的Selina被投入Blackgate监狱。她身后的狱警在讨论把她关在这儿是不是好主意,Selina抓住一个把手伸出栏杆的犯人的手翻了个跟头,后者手断掉。狱警看到后说她在这儿会没事的。

Bruce被几个人拖着走,从一个深坑口吊了下去,醒来后问Bane为什么不杀他,Bane说要对他进行精神折磨。Bruce问他这是哪儿,Bane说是家,是地球上的炼狱,我了解真正绝望的地方,你也会了解的。因为囚犯们在这里先会抱着能爬出去的希望,而在它次次灭后的绝望才是最可怕的。而他要把Gotham变成同样的炼狱:先给人们以希望,再残忍的摧毁它。当Gotham成为灰烬,Ra's遗愿被完成,Bruce了解到自己有多失败后,他才允许他去死一死。 Bane在走之前冲着Bruce的胸部狠狠的按了下去,引得Bruce一阵哀嚎。

Miranda和Fox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发现Bane和手下在等他们了。 Bane除了他俩还需要在董事会随便找一个人,然后前一次会上当者Daggett面替Bruce说话的爷爷自愿站了出来。 Bane等人带着他们三人走进下水道,Fox看到自己存货全部被Bane劫走一脸难以置信。 Bane在炸开一堵墙后,反应堆出现在他们面前。 Bane也带来了Pavel,并以前面提到的爷爷的性命为筹码要求Fox和Miranda启动反应堆。 Fox不干,Miranda觉得抵抗也没用,还白搭进去爷爷的命,就去按手印了。反应堆被启动,Bane让Pavel去改装那个反应堆,让Fox一行三人回去见证西方文明的下一阶段。 Pavel搞完后Bane让手下把它拆出来,Pavel大惊说这样过几个月反应堆会变得不稳定而爆炸的,Bane说按他的计算五个月会爆炸。

Pit里,Bruce隔壁的大爷说某种方言,给Bruce喂水和薯片的大爷翻译道你会不会为了求死付我们钱(喂饭大爷全程给方言大爷当翻译…后面就不提这点了)。门外传来喊声,有人拴上绳子在企图爬出去,在从一个平台跳到另一个平台的时候他摔下来磕在墙上。方言大爷说有个在这炼狱里出生的孩子爬出去过。 Bruce意识到是指Bane。喂饭大爷按照Bane留下的指示把电视打开,直播Gotham的情况。

医院里,Foley冲进来对Gordon说Bane把Wayne Enterprises的三人带进下水道。 Gordon说不再捉迷藏了,把所有警力都投入下水道。 Foley说会引起恐慌的,Blake建议就对外说是演习,Foley认可了。 Gordon让Blake继续调查Daggett那边的事。 Foley于是命令三千SWAT和GCPD警力进下水道。在Gotham体育场,记者对自带眼线市长关于大量警力进入下水道一事进行炮轰,市长说只是演习而已,然后就去看球了。 Blake在调查中发现Daggett的工地都在往地下浇注,而一个工人正是Bane大闹证券交易所那天开卡车堵在路上的工人。在发现被认出来后,两名工人开始袭击Blake。 Blake直接击中一人,又用从车身反弹回的子弹击中一人,想开始问话却发现他们都死了,然后很懊恼地把枪丢掉。查看现场时Blake发现往地下浇注的是爆炸物,才意识到Bane要炸掉全城,赶紧联系Foley告诉他们正在步入一个陷阱,可是为时已晚。

Gotham体育场内,正太在唱国歌,队员观众都一脸爱国。 Bane从通道走出来,评论正太清音美,让比赛开始吧,按下引爆器。球场塌陷,市长包厢被炸,全城被炸,桥也被炸断,场内观众街上人群一片恐慌。 Foley大吼几乎所有警察全被困在地下了,Blake说不是全部警察,赶忙开车向Gordon的医院冲去。 Bane手下持枪占领观众席,Bane在Lieutenant等人的簇拥下霸气的入场,呼吁观众夺回Gotham领导权。他带入炸弹和Pavel,Pavel介绍说这核弹爆炸半径六英里,只有他本人才能阻止它。 Bane说只有你,然后扭断了他的脖子。之后Bane故意避开了了这是定时炸弹的事实,以城市解放者的姿态发表讲话,宣布把城市领导权还给人民,而炸弹引爆器在某个人民手里,如果有外界干扰此无政府状态或者有人想逃离,那个人就会引爆炸弹。冲向医院的Blake听到两声枪响,急忙冲上楼,但发现地上是两具陌生人的尸体,Gordon用枪指着他说年轻人下次进屋注意排查边角。看着这一切的军方连线总统,总统发表讲话说我们不和恐怖分子谈判,Gotham人民请记住我们没有抛弃你们。Bruce无能为力地看直播看到快哭出来; Blake问这话是什么意思,Gordon说说明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Bane带着迷彩Tumbler来到Blackgate监狱门前,对媒体说我们面前的是压迫的象征,这些人因为Dent Act被关押,而Dent是个假偶像。 Bane随后念了Gordon没有念的演讲稿:我要对你们讲Harvey Dent的真相,Batman没有谋杀Harvey Dent,他救了我的儿子,但是他顶了Harvey的罪,所以我可以建立一个假偶像,我无法再歌颂那个想谋杀我儿子的疯子了,我现在提出辞呈。 Bane大吼你们愿意从这个人手里受辞呈么! ?还有这些腐败的人手里! ? ?监狱里除了Selina以外的愤怒的囚犯大喊YEEESSSSSS! Blake说这些人因为Dent在监狱里关了那么多年,你背叛了你所信仰的一切。 Gordon愤怒地说当体制不再起作用,准则成为枷锁,我希望你也想我一样能有那么一个朋友,把手伸进污秽以确保你的清白。 Blake说我觉得你的手比我脏多了。 Bane继续讲要把Gotham从腐败的人手中还给人民,就从解放监狱开始,用Tumbler把门炸开,给囚犯放枪,煽动起底层人民把富人驱逐到寒冷之中,瓜分其财产,开办法庭,给警察留一口气,而Gotham会存活下来。

Bruce在电视里看到这一切,滚下床去做俯卧撑,结果一个也起不来。方言大爷要先把错位的背推正。其实方言大爷是狱医,在Bane受重伤后给他戴上面具以缓解疼痛。以前有个雇佣兵爱上了当地军阀的女儿,军阀发现后本来要投雇佣兵入狱,结果只是把他放逐了。雇佣兵不知道是军阀女儿自愿代替雇佣兵入狱,并生下一个小孩。有一天狱医忘记锁军阀女儿的门,男犯趁机冲了进来,小孩捅死了一个犯人,但人数太多,这时一个蒙面的保护者出现,把小孩救了出去,可是军阀女儿就未能幸免遇难。喂饭大爷讲着讲着用粗麻绳把Bruce吊起来,使劲一推他的背,Bruce痛苦的大叫,大爷让Bruce吊着,直到能站起来。

Bruce昏迷中睁眼看到了Ra’s。Ra's说啧啧啧Bruce你以为我不会回来么,永生是有很多种形式的。 Bruce突然想起来Ra's说过他的爱妻被人夺走,才反应过来他就是雇佣兵,而一直声称要继承他遗志的Bane是他儿子。 Ra's说你多年来的努力只换回一个谎言,Gotham是不可被挽救的。 Bruce喊着NOOOO醒来。过了一段时间,虽然颤颤巍巍,但Bruce能勉强站直了。又过了一段时间,Bruce对着电视里关于Gotham的直播开始刷引体向上,刷俯卧撑,因为他不想在Gotham毁灭时死在这里。 Bruce来到墙边,拴上绳子开始往上爬,可是在跳平台那个关口他也掉了下来,刚有点改进的腰被重重地拉了一下。喂饭大爷说唯一爬出去的孩子不是普通孩子,而是生于炼狱之中,经过痛苦的洗礼而坚强,而不是生于特权的孩子。

Blake用钓鱼线和被困地下的警察交换信息,又给孤儿院的Reilly送去一桶汽油,留给以后如果有撤离机会时使用。 Reilly让Blake小心,因为Bane的军队正在猎捕警察。 Selina在一户人家看着被砸碎的相框,对妹子说这曾经是一个家,妹子说现在这是所有人的家,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么。

Gotham只剩下一座桥通往外界,物资被从那里运进来。为了防止Gotham民众逃出导致Bane引爆核弹,军队被迫把守桥的另一端,帮Bane看管他一城的人质。 Captain Jones一行三名特警伪装成送物资进城的,和Gordon,Foley,Blake等剩下的警官秘密碰头。 Blake说有办法把被困地下的三千人救出来,Jones说他们三个月没见光了。 Blake纠正道他们是三个月没见光的警察,炸弹在不间断行驶的三辆被护送的卡车之一上。关于炸弹的具体情况Blake带着三人去找Fox和Miranda。两人说这炸弹是他们造的所以要负责,而且这是定时炸弹,二十三天后无论怎样都会爆。 Jones表示要上报到五角大楼,可是出门就被Bane截住,Fox让Blake带着Miranda跑,自己被抓获。倒地的Jones表示死也不会告密,Bane单膝在他脖子上跪了一会儿他就死了。 Bane把三名特警的尸体挂在桥上给世人展示。

监狱里的Bruce看到后愤怒的砸了电视,开始仰卧起坐。Bruce对喂饭大爷说我的身体已经准备好爬出去,狱医用英文说精神才是爬出去的重点,Bruce一脸原来你会英文啊地说我精神和身体一样做好准备了,狱医说说恐惧是你失败的原因。 Bruce说我不害怕,我生气。结果下次爬的时候,Bruce还没到平台就一手滑摔下来了。昏迷中脑海里出现了爸爸把小时候的他拉上来的场景,并问Bruce “why do we fall?” Bruce醒来,狱医说对死亡的恐惧能让你用本能跳过去,除了这种最强的本能,还有什么能战胜不可能呢?所以该像那个孩子一样,不系绳子往上爬,这样恐惧就会找到你。 Bruce第二天准备爬了,听见囚犯们在喊(basa basa神马的…),问喂饭大爷那是什么意思,大爷说崛起(rise)。 Bruce拒绝了绳子,开始往上爬,囚犯们见状纷纷聚过来,喊得更大声了,连沉默的狱医也坐在牢房里跟着喊。 Bruce爬上了平台,他第一次没能成功跳过的地方,这时他往上开,墙上一个洞里突然飞出一群蝙蝠,这时Bruce起跳,犯人们瞬间鸦雀无声。然后Bruce跳过去了!犯人们开始欢呼,Bruce也爬出pit,把外面的一根绳子扔进去解放了所有人,然后走开。

Bane的手下把Stryver抓到Scarecrow的法庭,Stryver说带我去找Bane,Scarecrow说Bane不管这里(给了一个Bane玩电线的镜头…),问Stryver是选择驱逐还是死刑。Stryver说驱逐,Scarecrow说成交。结果Stryver发现所谓驱逐就是在不许游泳的情况下从薄冰上走过河。他问身后的汉子有人成功过么,汉子推了他一把,他只能战战兢兢走上冰,结果没走几步就掉下去了。

一个孩子偷了个苹果,被两个大人追,Selina把两人揍了一顿,抢回苹果,咬了一口还给孩子,让他不要偷自己跑不过的人的东西。有人在她背后说你作为一个贼还挺大方,她回头发现Bruce回来了。Bruce以“clean slate”和离开被封锁的Gotham为交换条件,让Selina帮他找到Fox,以便让某个强势的朋友重出江湖。 Selina说她挺喜欢Gotham现在的样子,Bruce说明天炸弹爆炸你就不这么觉得了。 Selina表情严肃了。

Gorgon让警察们去追踪卡车里的辐射以找炸弹,结果发现Foley不在。 Gordon去找Foley,而后者因为害怕Bane而躲在家里。 Foley怕炸弹爆掉因而劝Gordon放弃抵抗,Gordon说反正明天也要爆掉,Foley不信。 Miranda主动帮忙找炸弹在哪个车里,可Lieutenant为首的Bane手下突然出现,以Gotham人民的名义把Gordon, Miranda和一干警察都抓走,只有Blake没被抓住。

Bruce故意被抓住后和Fox, Miranda等人关在同一处,讨论要把炸弹连回地下控制器上。 Bruce为不能把Miranda救出去而向她道歉,她让Bruce做必须做的事。 Selina走进来指着Fox和Bruce说Bane点名要他们。在往外走的过程中,她和Bruce干净利落地放到了守卫,Fox对Bruce说我喜欢你女朋友。二人来到一个藏匿点(TDK里Batman被狗咬后Alfred给他缝针的那个地方)。 Fox认为The Bat上装有的EMP适配器可以阻止遥控引爆,问Bruce记不记得泊在哪里了。在房顶上,Fox把需要的长方体部件取出来,问Bruce飞得怎么样,Bruce说没自动驾驶也挺好用的,Fox吐槽说有自动驾驶还要你干什么。

Scarecrow主持Gordon等人的审判,无视Gordon对审判不公的抗议,判处他们由驱逐行死刑(death by exile)。Bane让手下把Miranda带到他那里,其他人带到河边, Lieutenant照办了。 Blake刚从地下救出的一名警察一爬出来就被Bane手下秒杀。后者在往出口扔下一枚炸弹并封死后,问Blake是什么人,把他推下陡坡后用枪指着他。 Gordon方面,在薄冰上走着时,看守他们的Bane手下们纷纷中麻醉蝙蝠标后倒地。 Gordon看到地上有个燃烧棒,然后听到有人说点燃它。一抬头发现是Batman。他按照指示引燃地上的汽油,火一路上升,最后在桥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蝙蝠形状。 Foley在家中看到了,又燃起了希望。而Bane感到难以置信。 Gordon告诉Batman Miranda被Bane抓走,Batman把破解遥控的装置给Gordon。 Blake方面,正在他绝望的闭眼时突然听到打斗声,发现是Batman。 Blake很开心说你漏了一个,Batman就在那个还没完全倒地的人身上补了一脚,告诉Blake下次单独行动的时候带上面具,Blake说我对抗这些人不需要面具,Batman说面具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你重视的人,然后丢给Blake一个炸弹,让他倒数5秒后扔出去。 Blake照办后发现炸弹威力颇小,就问Batman无意冒犯可你腰带里有没有大点的家伙…一回头发现Batman开着庞大的The Bat陡坡炸了一个洞,把地下的警察放了出来。 Batman感谢Blake给他提供的军队,让他赶紧带人过河,以免Batman这边未能成功。 Blake谢谢Batman,Batman说先别谢我,Blake说以后可能没机会了。

Batman给Selina一辆Bat-Pod,Selina说你不用这么客气,还没等Batman介绍完就把车启动了。她说Batman对抗Bane毫无胜算,Batman说有你的帮助还是有希望的,她说抱歉总是让你失望可是我一炸开隧道就走了,跟我走吧,你不欠这些人了,你已经付出所有,他说还不是所有。 Selina绝尘而去。

清晨,刚从地下被解放的警察们站成方阵,向Bane全副武装的队伍走去。 Tumbler的炮口对准了警察们,而Foley身穿礼服站在了警察队伍的前端,说Gotham只能有一只警察队伍。这时The Bat从警方头上巡回了一圈,轰了几下Tumbler。兴奋的警察们指着天空欢呼,本是稳步前进的方阵开始高呼着冲向对方。战斗开始。 Bane和Batman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对方,把挡道的炮灰撸到一边。面对面时,Bane说你回来给你的城市陪葬么,Batman说我回来阻止你。音乐激烈起来,两人开打,很快就不可开交脸都快贴上了,Miranda在远处的房间里看着。

在一个狭窄的十字路口,Gordon把一辆灰狗藏在小巷里,在卡车开过来的时候猛然挡住路,但打开车厢里却是空的。 Gordon只能继续寻找。 Blake让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上车,然后让大一点的几个孩子通知人们炸弹要爆了,赶紧撤离,通知完两个街区后就回来。Mark问Blake Batman是不是回来了,Blake表情开心地默认了。

Batman和Bane还在打。Bane在一系列良家妇女拳后把Batman按在柱子上捶肚子,Batman闪开,Bane一圈下去柱子碎了一个洞…Batman大力打脸,在打断Bane面具上的管子后,面对痛苦的Bane,Batman终于有了优势。他把Bane踢进市政厅,推倒在地,大声咆哮若引爆器在哪儿若干次。 Batman说你不会把他给一个平民的,告诉我引爆器在哪儿,然后我就允许你去死一死了。 Bane说你怎么回来的,Batman说你以为只有你能爬得出来,Bane说Ra's救了我所以我才要为他报仇,Batman说可是Ra's的孩子爬出来了。一刀捅进Batman后背,Miranda说他不是Ra's的孩子,我才是。 Miranda真名是Talia,如果不是Bane保护她早就像妈妈一样死在监狱里了。临跳出去之前,她低头看了一下暴动的囚犯,保护者的面巾被扯下来,露出眉清目秀的汤老湿的脸,后者在向她告别后被众人暴打。 Talia在逃脱后找到了爸爸,带人回来报仇,而穿着皮草背心的Ra’s找到Bane时,后者已经受重伤。影子联盟接纳了他们,训练他们。可是在Ra's眼里,Bane只能提醒他妻子所受的苦,而后驱逐了他,而他唯一的罪是爱上Talia。 Talia边说边温柔的把Bane的管子重新接上,Bane流下眼泪。 Talia说她不能原谅父亲,直到他被谋杀。 Talia决定替父报仇,让Bruce尝试慢刀的痛苦,说着按下炸弹。可以没有反应,原来Gordon已经解除遥控了。 Batman说你刀子太慢了。 Talia说无所谓,反正十分钟后也要爆炸。她让Bane留着Batman不死以feel the heat,他所辜负的一千两百万生灵。她摸摸Bane的面具,向她的朋友道永别,之后由Lieutenant护送亲自出门保护还有10分钟多就要爆炸的炸弹。Lieutenant在护送Talia的途中没走几步被击中身亡。Talia坐进Tumbler里,下令射杀所有人,Foley牺牲。 Bane决定杀死Batman,让他想像火焰。动手之前被一炮轰飞,后脚于Lieutenant身亡。 Selina坐在Bat-pod上说她对不用枪械的规矩不感冒。

Blake带着孩子们下校车,请求对面警察让他们通过,警察不许。 Blake告诉他们炸弹随时要爆炸,他们的指令已经过时,他们还是不信。 Blake表明自己警察身份,说我现在要往前走,你们不要开枪。对方警察也很着急,不想开枪可是没有办法,于是开枪射地面,大吼让Blake停下,不然要炸桥了。 Blake很震惊他们真开枪,但还是往前走。对方把最后一座桥桥炸断了。 Blake大骂对方是凶手,但只能让孩子们回校车,告诉他们会没事的。 Reilly对Blake说你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核武器,Blake说你难道想让孩子们绝望的死去么?

Miranda跳到载着核弹的卡车的副驾,Gordon就在卡车集装箱里。 Batman和Selina联手空陆夹击(这段各种高能,具体怎样就不废话了,总之)Miranda的卡车从高速公路上掉进隧道,Selina,Gordon,Batman围上去。 Fox正在最早存放核弹的地下安全屋配置炸弹稳定器,可程序突然出错,洪水涌了进来,Fox连忙逃上救生梯。只剩一口气的Talia说Fox教了她怎么启动紧急洪水闸,现在稳定器已经被毁,这核弹无论如何都无法被阻止了,她已完成父亲遗愿,然后就死了。

Batman说因为没有自动驾驶,他要用The Bat带着核弹飞走。 Selina说他们本可逃离这里,可最终还是回来了。二人短暂的拥吻、Batman面具上的鼻尖在Selina臉上留下一個印子后,前者坐上驾驶座。 Gordon说Gotham市民应该知道他们的英雄是谁。 Batman说英雄可以是任何人,就像给一个年轻的男孩披上外套让他知道这不是世界末日,然后就飞走了。 Gordon反应过来Batman是Bruce Wayne。

Blake站在校车外,让校车里趴在车窗上观望的孩子们把头低下。一阵大爆炸传来,Blake大喊THIS IS IT! Mark喊不,这是Batman!全车的孩子们目送着The Bat载着炸弹向海平线驶去,Bruce hazel色的双眸迎着阳光,在黑乎乎的面具中格外闪亮。远处一片蘑菇云升起。

政府力量重回Gotham。Blake在桥上看看自己的警徽,把它扔进河里。

在Wayne庄园外,Thomas和Martha Wayne的墓碑旁立了Bruce Wayne的墓碑,Gordon,Blake,Fox,Alfred参与葬礼。 Gordon诵读双城记的片段。 Alfred泣不成声,对着墓碑说你们相信我,我却辜负了你们。

Gordon问Blake是不是不打算改变离开GCPD的主意了,Blake说他无法接受在体制之下正义被亵渎,无人将知道是谁拯救了这个城市。 Gordon说他们知道,是Batman。在市政厅,Batman的纪念塑像被立了起来。

会议室里,律师念了Bruce的遗嘱。全部财产留给Alfred。 Wayne庄园被改建为孤儿院,且不可做其他用途。律师说如果有更小额的直接去找clerk。 Blake找clerk,可是John Blake名下没有任何东西。 Blake说try my legal name。然后clerk就找到了一个大包递给他,说你应该用全名。原来Bruce一直知道,并留了一个带着坐标的大包留给了Robin John Blake。

工程师告诉Fox The Bat上的自动驾驶在六个月前就被Bruce Wayne修好了。 Fox听到这个名字惊讶了一下,然后露出微笑。

Bruce的律师问clerk有没有找到丢失的珍珠项链,clerk说没有。

Gordon在屋顶上,突然发现有人把bat signal修好了。他用手抚摸着灯上的蝙蝠标志,四下张望。

Alfred来到他过去常去的Florence的酒吧里坐下,点了一杯酒。

Blake按坐标找到了蝙蝠洞入口,荡了进去。在黑暗中他打开手电,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突然一群蝙蝠冲出来把他包围。

Alfred放下酒杯,对着对面桌子的人坚定地点了下头。是Bruce。 Bruce微笑着点头向Alfred致意,脖子上带着珍珠项链坐在Bruce对面的Selina侧过头微笑。

Blake走进蝙蝠洞的池子里,脚下的暗台突然升起。

The Dark Knight Rises

本文由正规买球软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這應該是我唯一在首映週天天去刷的電影吧,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