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规买球软件-外围买球软件-正规买球软件排行
做最好的网站

审丑情结与艺术,审丑美学

- 编辑:买球软件 -

审丑情结与艺术,审丑美学

卡通、动漫为现代视觉艺术拓开一片雅俗共赏的新疆土,凭借其老少咸宜的艺术形式赢得了无数拥蹩。我个人也一直都喜爱,所以《史莱克》一上映就看了。主流造型设计、传统英雄救美故事、更富张力的色彩……梦工厂倾力打造,都在意料之中。
  
商业片总是缺乏回味的余韵,几年后听闻《史莱克Ⅱ》即将上映,脑里浮现的只有一个局部画面——史莱克那双小喇叭耳朵(通常动物、鬼怪的耳朵都是叶状)。是的,整片故事的造型设计最闪亮的创意就是这双耳朵。它给人的是什么感觉呢?怪异、新奇、诙谐、丑……但丑得可爱!这是一个颇难名其状的感觉,虽然视觉呈现上它其实很简单、明晰。这感觉召来蜡笔小新、口袋怪、流氓兔……更多与此相似的……它们的共性是什么?丑!
  
丑,是一个基本的审美范畴,传统美学概念中还有崇高、优美、艺术丑……那么,怎么啦?是不是成功卡通造型都挤向审美范畴中的一个角落了?……米老鼠!呵,这昨日黄花的闪现拖儿带小地拉出那些一二十年前老掉牙的卡通形象,唐老鸭、猫和老鼠、小叮当……那是什么?那是一个以优美为导向的时代——曲柔的线条勾勒、温暖的颜色调性、曼妙的肢体语言、灵动的幻想创意……而现如今的“丑”设计对立着过去的优美,比如口袋怪物是局部丑化,在本来柔顺的耳廓曲线出现坚硬冲突的角(角是好斗的符号);而代表早熟儿童的蜡笔小新身上则缺失了灵性之美的双眼;流氓兔则整个内在性格都是恶劣的,只是行为被限定在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范围内罢了。
  
是的,主流改变了,从审美范畴上的优美走向丑,不管是线条、形体、色彩、内涵……内涵?史莱克是一个救美的英雄,最后为公主所感而克服自卑接受真爱,这诉说的首先是英勇,然后是真诚。那么该怎么说呢?是不是在这翩翩大腹的丑陋、蠢笨外型里却有着美好的精神内涵?显然,影片如是说了。
  
为什么是这样一种内外相左的“怪物”?思考到此方向已经改变了,转到接受的这一方来,因为商业艺术究竟是以被接受、以社会认同为导向的。一个卡通、动漫的成功,本身就意味着迎合更多人的共性、赢得更多人的认同。那么这种具有内在美的丑陋“怪物”肯定在说明着这一时代主流群体的意识形态。
  
我住在一个四季如春的文化古城,小城历来有着很亲和的人文环境。不久前,一位弟兄向我讲述了一桩生活小事,他路遇一老者拖人力车陷于洼地,他本能地伸手推了一把,竞惹得身边几位一同经商的朋友大跌眼镜,一番“活雷锋”的挖苦和嘲讽。回忆我少年时代,学生骑单车上学途中为人力车助力的事多不胜数,现在的确少见了。这当然不是在说如今的道路变得平整了,这是在说和所有大都市一样地,这小城也在臣服于越来越冷漠、疏离的人文命运。是的,冷漠、疏离,还有自私、功利。倘若如今只是善行稀少倒也罢了,善行何竞被嗤笑?
  
艺术来自生活,所以艺术也就见证生活。当自私和功利在生活中被检验为真理的时候,奉献就显得荒唐了。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喜欢口袋怪的新一代儿童为过早表现叛逆倾向;控诉低俗市井文化的蜡笔小新则反映了现代社会生活中被商品、科技物化了精神的僵尸文明;流氓兔——完美地表达一个近乎全民整容的社会(兔子优美的皮囊里藏着丑、恶的真相)。但与日韩动漫不同的是,美国的史莱克意味着人们期待着丑的现实生活中能够见到隐藏得更深的美好人性。这是否显得有些天真了呢?我想,至少在一个有着众多基督徒的社会,应该有这样的盼望:盼望在冷漠、疏离的人文中见到热情、友善;盼望在自私、功利的主流下见到忘我、奉献;盼望在丑的世界见到崇高、优美!
  
因为“基督徒是世上的盐。”“基督徒世上的光。”(太 5:13、14)

图片 1

图片 2

一、表面的美暗含实际的丑 (一)美以善为前提 所谓美是指感性炫像给人愉悦体验,这主要是靠人的主观感受。因此,我们对于事物的美丑评判大多出于我们第一时间对此有无好感,而不去更深层次的思考表象与实际是否一致。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都会遇到一些外表动人美丽,却心狠手辣的人。这些人给予我们视觉上的美感,引起我们精神上的愉悦,我们因此定义为美。一旦这些人炫耀的是不正当本质力量的美,那我们就不能一味的坚持他是美的。也就是说,他的行为已处于坑人害人的方向发展,不管外表再怎么娇艳动人,也是丑的范围,无法给予美的评判。 例如在电影中的“羊副市长”,艺术家将她作为食草动物的代表,并塑造着一副温柔礼貌,惹人怜爱的形象。事实上,整个动物城的十四起失踪案都是她一手策划,她通过将食肉动物野蛮化,用药物进行控制,来换取自己对城市的掌控权。这便是一种坑人害人的行为,损害他人的权益来换取自身的利益。尽管她的形象属于表面“美”的范畴,实际上暗含着丑陋,不能进入到审美领域,而是应该用道德的标准去衡量。 美因以善为前提,不能一味地依据表面现象去给他人下定义,做评价。所有进入审美领域的事物一旦越过善的范围自然就不能用审美的眼光去看待。再靓丽的外表被“非善”所浸染都是使整体黯然失色,失去原有的外表美。 (二)美以道德为底线 道德作为衡量事件的最后底线,自然在美的领域也有着她的重要性。 表面上的繁荣,或许契合我们思想上的某些点,但这背后却违背道德的底线换来所谓的昌盛。这种假繁荣带来的是视觉上的感受,是美的精神愉悦享受,然而依靠突破道德底线来换取“和谐”便是一种真正的丑,是不能用美的来描述的。 电影中艺术家们通过塑造一种“动物乌托邦假繁荣”的现象来揭示现实中真正黑暗丑陋面。例如:动物城中的现代化设计与自然景观使朱迪感受到这个城市中的美好。这种感觉仅仅是朱迪的主观感受,认为这一切都很美,精神上得到了一种愉悦,满足了她所想象的世界。艺术家通过这种表面上的繁荣与和谐制造了一种美的假象,实际上,这个城市充满着黑暗与不公平,这便是一种丑。因为涉及到道德层面。尽管表面上确实是美的,实际上是通过损害他人利益、伤害他人的方法来谋取私利,碰触了道德底线,再怎么繁荣也是丑的。 电影中狐狸尼克通过骗取朱迪的同情心换取到一份巨大冰棒,然后再进行倒卖。这便是社会中丑陋的一面。观众也是被这种表象所欺骗,引起了精神上的一种同情,尽管之后想到反思,明白这是一个骗局,但是艺术家所构造的画面配乐以及人物的塑造还是能给我们带来一种愉悦的体验,带来美的享受。仅仅短暂的一种愉悦,一段时间过后,便会重新审视问题,电影所揭示的不是一种可笑的无厘头的情景而是现实生活中的一种真实现象。那么,电影所创造的价值要远远比逗乐观众以及带来精神上愉悦的效果要大得多。上升到了一种道德层面,尽管人物非常可爱,却通过伤害他人来保持自己的利益,那么他还是丑的,不能用美来进行评判。 再如朱迪认为动物城中的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是相互和谐的生活在一起,没有矛盾。然而却不是,事实上,弱肉强食的情况确实存在,只不过是朱迪一直是自己的主观认识。美的事物确实存在,但是表面上的美往往是不能持久的,因为内部的矛盾总是会显现出来,这便是社会中丑陋的一面。就像电影中食肉动物发起和平抗议却遭到食草动物的打击。所以这种看似符合能给人带来精神上愉悦的事物,内部已经开始分离,触碰道德底线,并逐渐崩塌,无法进入美的状态。 因此,美因以道德为底线,不能因表面而加以渲染,夸大事实。一旦触碰道德底线便不能以美相称,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社会丑。 二、表面的丑暗含实际的美 (一)相对丑 丑是指感性炫像不能引起愉悦体验,主要依靠于人的主观感受。所谓相对丑是指通过扮丑来炫美,这与狭义上的优美是相对立的。形式上往往是突破优美规范,内容上依然显现感性自由。换言之,其表面是不符合我们对于美的一种常规认识,但往往我们会发现其内在暗含着美的享受。 艺术家通过对角色丑的塑造炫耀正当的本质力量,从而淡化了丑的形象。丑相对于美来说起到的是辅助、次要的作用,并用嘲笑与讽刺的口吻去叙述,艺术家也正是往往是通过美丑的对比,来突出某一形象的正义感。 在电影中在《疯狂动物城》中的尼克,看上去是一个奸诈傲娇的形象,但是当牛局长逼朱迪交出勋章的时候,他挺身而出;当朱迪差点被豹司机伤害的时候,尼克依旧对他不离不弃;当朱迪和尼克从下水道被冲下来的时候,尼克第一时间就在找寻朱迪,并大声呼喊;当朱迪重新审理因自己而导致错误的案件时,尼克依旧对她实施帮助并安慰。这种形象便和羊副市长的实际丑形成了一种对比,尽管在外貌上尼克是不如羊副市长的,但他所炫耀的是人性中真正的美,从而淡化了我们对于他形象上的看法。这便是一种相对丑,也是属于美的领域,突破了以往形式美的特点,但在内容上依然展现着感性自由,炫耀的是正当本质力量的美,善良与友爱。 (二)绝对丑转化为相对丑 不可否认,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绝对丑,也就是我们怎么也不会喜欢的东西。但是,仅仅是一段时间的,暂时的,不会具有延续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便会改变对一种事物的看法。也许当时我们受外界评价的影响,不能准确地判断出美还是丑,就妄下结论认为是丑的。 在电影开头狐狸吉丁对朱迪实行暴力,这让我们对他这种欺负弱小的恶霸形 像有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这便是我们从主观意识上认为的绝对丑,绝对不能原谅他的这种行为,然而在结尾处,吉丁成为朱迪家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成为镇上排名前三的糕点师,并且对朱迪赔礼道歉,说自己当时是想通过张牙舞爪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不自信才会对朱迪动手。这时,我们对吉丁最初的那种不喜欢,转化为相对丑,虽然他的方式不是很对,但他还是有善良的一面,因此也就进入到美的领域,从一种绝对丑转化为相对丑。也许他的外表看上去依旧不是惹人注意到的美,但是他所炫耀的是正当力量,因此也进入到审美领域。 三:生活丑转化为艺术美 (一)采用夸张荒唐的手法 艺术家将自己所要表达的内在人性意蕴通过作品这种外在形式表现出来,因此就需要一定的方法来进行创造。通过对《疯狂动物城》中美与丑的对照,可以发现艺术可以将现实生活中的丑转化为美,进入到审美领域。 生活中难免会有一些根本不能视为审美范畴的事物,但经过艺术家的构思创想使这种“生活丑”成为审美对象。例如:现实中根本不能用可爱与美来形容的臭鼬、狐狸、牦牛、猪等一些动物,经过艺术家们的重新塑造,并用一种荒诞的方式赋予它们新的意义,从而使它们进入到审美领域,并带给人视觉上的享受。同时,也将最本质的内心展现出来,拥有了美的内涵。 臭鼬在现实中是不惹人注意的,甚至是遭人厌恶的一种对象。但是在电影中,艺术家将臭鼬的形象塑造成一位有着整座城市暗黑力量的“大老板”,用极力夸张再现手法改变了我们原有的看法,使一个在现实中不引人注意的角色拥有了不可小觑的力量,同时也有着深意,不要小看任何人,不要依据外在评论他人。这便是使“生活丑”转变为“艺术美”,具有了审美效果。 艺术家通过对动物形象的再现与塑造,便给予一种美的形象,带来了一种精神上的愉悦感,进入到审美领域。这便是将生活中的丑,通过艺术的创造使之成为艺术美,并淡化了原先对于这些动物的一种印象。 (二)对现实生活的再现 电影作为艺术门类中的一个类型,将生活中情景再现。《疯狂动物城》将人类的世界放到动物乌托邦中,侧面说明了现实世界中的不合理与不公平。并且通过夸张荒诞的喜剧方式,使作品具有讽刺意味。电影中现象与形象的塑造,是对真实世界的反应。并能感受到生活中的美与丑,引起人们深思。 其次,电影作为艺术的一种形式,不仅仅是可以自由的展现生活中真实情况,而且可以让人用一种欣赏的态度去对待一部作品。在感受美的同时,也能得到一种教化的作用,上升到道德层面的领域。 在电影中所展示的动物城是可以在现实中找到原型。但如果单单是将现实世界中暗藏的黑暗与不公搬到银幕上,便不能让观众进入到审美的领域以及在精神上能有一种愉悦感,而是更加的沉重。也正是由于艺术家的再创造使得观赏者在欣赏的同时又能引发对于社会问题的深思,将社会中丑陋面重新以艺术的形式表现,有了美的含义。 四、总结 对于美与丑,我们不能孤立的去看待其中一者。表面的社会繁荣暗含着矛盾与冲突;外貌的娇媚温柔却隐藏着邪恶与黑暗。因此对于美的评价,表象与内在不一定是成正比,从某一方面进行评价对于他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丑作为美的对立面,他有着属于自身的审美领域。我们时常会将丑的事物无限放大,却忽视其内在的审美效果,从而给他人造成一种误导,不能准确地判断出他人的真实面貌。因此,在重视外在形式的基础上更要对其内在有深刻的认识,而不是当所谓的“外貌协会会长”。当我们对待事物的评判更能看重其内在时,便会是发现这种外在形式也许并不好的人也许蕴含着更大的力量。 在艺术领域中,艺术家正是因为认识到丑也是拥有一定的审美形态,才会加以描述使其具有美的意味,改变他人对其看法。艺术作品中的丑,常常具有对现实的否定与反叛精神,这便是对人性的体现。 普列汉诺夫曾指出:“艺术的领域要比‘美’的领域宽广的多。”也就是说艺术不仅仅是要表现生活中美的一方面,也要揭示丑的方面。电影所描绘的是一个理想中的动物乌托邦,艺术家把一定的精力放在揭露黑暗与丑恶的一面。用一种美的外在形式揭示丑的内在情况,更容易让人接受与思考。因此,艺术不仅存在于美的领域,旨在表现美,也可以表现丑。也许直观上带并不能带给人精神上的愉悦,但是深析其内涵便可得知其中的美,有着更深层次的韵味。使人在精神上得到一种清理,揭示社会现象。而不是保留在视觉上的享受,主观认识到的美。时间的延续,会使真正的美保留下来,并且回味无穷,能够挖掘更深的内涵。而那些只注意形式,不注重内涵,并且有触碰到善的层面,那么终将会被淘汰,不能延续下来。 不管在现实中还是艺术中,都不能将美丑孤立来看,表象不能代表内在,内在不能显现在表象,道德善是衡量的一把标尺。美与丑对于人视觉上的吸引力都是相同的,只有了解其内在本质后所被吸引的其中一者才能真正进入到美的领域。

在文学作品中,有一类作品描绘的对象特别引人注目,然而却往往并不“美感”。比如闻一多的《死水》,以一个死水潭为对象来渲染和批判现实的丑恶。

图为印度尼西亚摄影师Hardibudi作品:小丑的夜游

虽说有非常强烈的情感和非常独特的想象,却好像并没有给读者以美的形象和美的激情。但是,细读下去会发现,这些“绝望的死水”有时候会发生联想上的变化,“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奇特而微妙的变化构成了一种双重的联想和正反的交织,原来这样的句子反过来可以表现美好的情感,同样可以写得很浪漫。

本文原刊载于《电影评介》2010年第7期 原标题为《简论审丑的历史演变及美学意义》

以丑为美,审丑艺术成为审美艺术的一个崭新的阶段。

审美范畴,又称审美类型或审美形态,是对美学研究对象的本质、特性、关系的概括分类,与审美现象、审美活动、审美经验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可以说,人类审美活动所面对的世界有多丰富多彩,审美范畴就有多纷繁复杂。美学家们喜欢以对称的形式将审美范畴成对研究。例如美对丑、崇高对滑稽、悲剧对喜剧等等。

丑普遍存在于自然、社会和艺术领域,是一种特殊的审美对象,它唤起人们一种否定性的审美体验。以丑为美,从丑化到美化,写丑恶,然而写的很美,这是一种非同一般的文学艺术。

但事实上,这些不同的范畴并非恰好是以成对的面貌出现,而是各自具有不同的形态与内涵。历史上,丑首先是作为美的对立面,以“美”的形态和内涵的反面来加以定义。然后,丑与其他审美范畴的关联不断得到关注和重视,并最终确立为一个独立的审美范畴。概括的说,丑是审美主体把握和体验世界的一种重要形式。传统的观点认为美是和谐,是主体与客体、人与自然、必然与自由、内容与形式以及形式中诸元素之间的协调一致。反之,丑则是不和谐、反和谐,是个体与社会、人与自然、外在世界与内在世界的对立和冲突。然而,笔者认为除了上述区别以外,丑还应该有独特的内涵——与“美”不相关的其他内涵。从形态上来看,艺术中的丑多表现为生理上的畸形、道德上的败坏、精神上的怪癖、扭曲,即“极度不和谐的形式”;从审美经验上,丑常常引起不安、痛苦、恐怖的情感,并且“这种情感立即和我们所能够得到的满足混合在一起,形成混合的情感,一种带有苦味的快感,一种染上了痛苦色彩的快乐。”

图片 3

审美活动是特殊的实践活动,实践活动所具有的社会性、历史性、民族性、地域性在审美活动中都有所体现。因而,审美范畴是一个开放性的概念,在不同历史阶段、不同社会形态甚至不同民族、地域背景下都会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作为审美范畴的丑,就是随着审美实践的深入发展,逐渐成为独立的范畴并越来越凸显出其独特的审美价值。丑的产生,依赖于人类丑感的形成,离开对丑的感受能力丑就不能被把握和揭示。审美活动的对象是客观的,本没有美丑之分。只是在人类意识产生并进入人类社会以后,才逐渐有了美丑的区别。作为审美范畴的丑是以现实为基础的,现实丑自人类产生意识以来就存在,而美学中的丑则是在人类审美实践的不断发展中逐步被认识和确立的,并且成为在当代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审美范畴。

情感需要感动,就是说先要情动,然后感动。许许多多的文学作品成为抒情作品,就是因为有了真情实感。即便是写下丑恶的现象和生活,丑恶的人类和自然,也充满着作者的情感思想。可是,我们也会读到一些作品,作者没有去美化和诗化对象世界,也没有用自己的真情实感来打动读者,而是大胆假设不动情感甚至采用冷漠和无情的手段去书写作品,本来并不丑陋的对象却成了丑陋的事物,于是,丑并不重要,关键是无情的丑陋,无动于衷,极端之丑,这个时候,审美领域之中就多了一个名词:审丑艺术。“审丑”正是人类心智成熟时期对自身活动结果进行审美的有益补充,是一种无情之丑,艺术之丑。

在原始社会,人类对美和丑还没有明确、清晰地区分,但丑已经具有了独特的意义。由于当时生产力水平极低,人们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危险之中,人类实践的对象世界是恐怖、可怕的。从出土的青铜面具、陶器图案以及岩画中都可以看出原始先祖把器物丑化的形式特征,体现出对象世界的恐怖和神秘。

小说《红高粱》之中,其独特的艺术特点表现在美与丑、高雅与粗俗的掺和与对立。莫言抹平了崇高与卑鄙、高雅与下作、美丽与丑陋间的界限,将畸形掺入优雅,兽性合进灵智,肉体赋予灵魂。小说之中的屎、尿、尸体乃至活剥人皮等等直接诉至文本,在莫言笔下,审丑已经成为了挖掘和展示民族根性的—个重要手段,所以,有评论家说,莫言以敏锐的艺术感觉痛快淋漓地描绘丑陋、肮脏与邪恶,并通过艺术途径化丑为美。(《论<红高粱>的审丑艺术》)

到了古希腊罗马时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世界不再是充满恐怖又危机四伏的。人类文明进入到了新的时期,文学艺术获得了相对独立的地位。解决了生理上的温饱危机之后。人们开始追求精神上的愉悦,“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成为美学理想,美是艺术创作的重要尺度,丑则逐渐被边缘化。

《官场现形记》之中的社会丑恶现象,《三国演义》中火烧赤壁死伤无数的惨烈场面,《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无恶不作而步步高升,《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之中的民族劣根性等等,这种审丑潜流弥漫在作品之中。曾经的伤痕文学,后来的寻根文学,都有着审丑的内涵和情结,残雪、余华、苏童的小说世界里,充满着独立的丑恶的现状。读过《妻妾成群》,印象中许多的女人“吊死”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还有《许三观卖血记》,血淋淋的现实遭遇让主人公的命运坎坷起伏。

中世纪是欧洲文明中最黑暗的时代,宗教对精神世界的控制使得审美标尺与神性混为一谈。艺术中只许展现美,丑则代表魔鬼和邪恶,被彻底压抑、受到最严厉的批判。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丑才再次出现在艺术创作中。当以神为本的创作原则转向以人为本、审美不再与神性必然联系,审美形态的多样性才再次成为可能,丑才得以重新回人们的审美视野之中。

图片 4

19世纪兴起的、以诗歌创作中的象征主义为发端的现代派创作思潮,把丑抬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力求在丑与恶之中绽放出绚丽的艺术之花。此后l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艺术层出不穷,丑取代美成为艺术创作和审美活动的主角。这一现象的出现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社会生产力得到极大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空前丰富。然而两次世界大战的阴影、核战争的威胁、多次的经济危机以及20世纪末因特网的发展,使人们越来越深感物质与精神、个人与社会的对立,对现实充满迷茫、怀疑甚至悲观、绝望。于是艺术家们倾情于丑,借丑所激起的不安和痛苦来宣泄自己的情绪。“现代主义是现代人灵魂的自我拯救,它以忧虑、痛苦、战争、本能、噩梦和死亡为主题,致力于展示和批判生活的丑,并使形式合于展示和批判性目的。丑需要更多的思想,丑比美深刻。美直接取悦感官,取得快感与愉悦,美停留在感性,拒绝超越感性,所以,美是浮浅的。丑则刺痛感官,引起思考,在痛苦与厌恶的交织中获得精神的真实,丑是引起思考的形式,需要理智的介入,所以丑是深刻的。”

课文《今生今世的证据》是精神流浪者的反思,刘亮程的情感深藏不露,而在他的笔下所描绘的村庄和家园已经今非昔比,现代进程和传统文化的矛盾已经日益尖锐,奇特的乡愁在废失的家园面前无能为力。

虽然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丑在美学中的地位有所不同。但是美学史的发展始终伴随着对丑的认识与探索。古代的美学家清楚地看到了丑的客观存在,并且对丑的美学意义做了多种论述,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四大类。

长期以来,人们把丑恶排除在审美范畴之外,其实是一种误读。文学作品之中的审美艺术,丑恶现象常常以本真和极端的形态走入视线,作者与读者之间构成了一种虚拟而假定的境界,形成另一种默契。其实,丑化是一种表层现象,它是另一种深化和美化,以丑为美,这是文学艺术的另一种风格。

第一,认为丑和美是相对的,其美学意义也具有相对性。赫拉克利特认为:“最美丽的猴子与人类比起来也是丑陋的,最智慧的人和神比起来,无论在智慧、美丽和其他方面,都像一只猴子。”苏格拉底也指出美、丑的区别在于是否适合目的的,“在赛跑当中是美的东西,在拳击中却是丑的。反过来也一样。因为任何一件东西如果它能很好的实现它在功用方面的目的。它就同时是善的又是美的,否则就同时是恶的又是丑的。”斯宾诺莎也曾说:“最美的手,在显微镜下看,也会显得很可怕。当我们近距离看的时候,我们以为是美的,其中很多原来是丑的。”总之,作为审美范畴的丑其内涵是相对的,其审美意义也是相对的,随着审美主体的实践背景、经验等等变化,没有定论。

审丑能够帮助读者更完美地审视作品和明辨社会,更透彻地反省自己和反观现实,审丑可以走向审美,走向全面和深刻。

第二,丑作为美的陪衬,体现出与美相反的美学价值,即体现一种负面的价值。就是说,如果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那么丑就是人本质力量的歪曲和否定。休谟认为:“虽然美和丑还有甚于甜和苦,不是事物的性质,而完全属于感觉,但也同时必须承认:事物确有某些属性,是由自然安排的恰适合于产生那些特殊感觉的……这就是美的特征。并构成美与丑的全部差异,丑的自然倾向乃是产生不快。快感和不快不但是美和丑的必然伴随物。而且还构成了他们的本质。”伏尔盖特认为:“丑是反审美的东西,是完全缺乏审美价值的东西。其所以会产生丑,或者是因为对象和重要规范之间发生冲突,或者是因为对象的性质和美的范畴之一背道而驰……”这种观点认为,美和丑不再是相对意义上的,两者具有本质不同。由本质不同所引起的不同审美感受和审美经验同时又是本质的构成部分。美带来愉悦和快感,具有审美意义;丑则带来痛感和不安,而不具有审美意义。

图片 5

第三,认为丑可以转化为美,通过表现丑来揭示美,即艺术创作中的“现实丑向艺术美转化”。莱辛对此作了详细的阐释:“人们说,艺术摹仿要扩展到全部可以眼见得自然界,其中美只是很小一部分。真实与表情应该是艺术的首要法则;自然本身既然经常要为更高的目的而牺牲美,艺术家就应该使美隶属于他的一般意图,不能超过真实与表情所允许的限度去追求美。如果真实与表情,能把自然中最丑的东西转化为一种艺术美,那就足够了。”雨果认为:“美只有一种典型,丑却千变万化。因为,情理上说,美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表现在它最简单的关系中,在它最严整的对称中,在我们与我们结构最为亲近的和谐中的一种形式,因此,它总是呈现给我们一个完全却拘谨的整体。而我们称之为丑的东西则相反。它是一个不为我们所了解的庞然整体的细部,它与整个万物协调和谐,而不与人协调和谐。”雨果大胆的在创作中描写丑、展现丑,以丑衬美。“在自己的作品里,把阴影掺入光明、把滑稽丑怪结合崇高优美而又不使他们相混,换言之,就是把肉体赋予灵魂、把兽性赋予理智……这种不协调的笔法,虽然对人有些刺激,但它使效果更完全,并使整体更突出。如果删掉了丑,也就删掉了美。”《巴黎圣母院》中面貌丑陋却内心善良的卡西莫多和道貌岸然的副主教《九三年》中张扬跋扈、凶狠残暴的朗德纳克侯爵义无反顾的冲入火海救出三个孩子,无不体现出他的“美丑对照”创作原则。

图片 6

第四,认为丑具有独立的审美意义和美学价值,既不是美的陪衬也不需要通过转化为美来彰显价值。但是,对于“丑究竟是什么”不同理论家给出了不同的答案。1853年,罗森克兰兹出版了西方艺术史上第一本关于丑的专着《丑的美学》明确了丑在美学中的独立地位——丑虽然不隶属于美的范畴。“但又始终决定于美的相关性,因而也属于美学理论范围之内。”罗森克兰兹拒绝了丑作为美的衬托物的身份,他认为美是独立而纯粹的,无需任何衬托物,但是“如果艺术不想单单用片面的方式表现理念,它就不能抛开丑。”“要想完整地描写理念的具体表现,艺术就不能忽略对于丑的描绘。如果她企图把自己局限于单纯的美,它对理念的领悟就会是表面的。”罗森克兰兹与雨果的区别在于,他不是从丑对美的必要性上来论述丑。“美是一种明确的、积极的和独立的东西”,“美不需要任何衬托物或黑暗的背景”,同时“丑的美学”和“美的美学”所遵循的方针很相似。罗丹指出,“自然中认为是丑的,往往要比那认为美得更能显露它的。性格’……既然只有‘性格’的力量才能造就艺术的美,就是说好不现实外部的和内在的真实的作品才是丑的。在艺术中所谓丑的,就是那些虚假的、做作的东西,不重表现、但求浮华、纤柔的矫饰,无故的笑脸,装模作样,傲慢自负——一切没有灵魂,没有道理,只为炫耀的、说慌的东西。”就是说,没有“性格”,不能引起审美感受、引起共鸣的艺术就是“丑”。克罗齐也认为丑是不成功的表现,“就失败的艺术作品而言,有一句看来似离奇的话实在不错,就是:美表现为整一,丑表现为杂多。所以,我们常听到有几分是失败的作品的‘优点’,就是其中‘有一些美的部分’。”李斯托威尔的观点则刚好相反,他认为丑是一种独特的审美感受,不能引起审美感受的艺术是“不美”的,但绝不是“丑”的。“审美的对立面和反面,就是广义的美的对立面和反面,不是丑,而是审美上的冷淡……它们不能在我们身上唤醒沉睡着的艺术同情和形式欣赏的能力。丑的本身,是我们美感经验中的一个突出的特征。”

读《审美阅读十五讲》心得。

综上所述。丑在美学中的独立地位虽然是在人类审美意识和审美实践的发展中逐渐确立的但从近代开始已经是一个越来越被重视的审美范畴。因而,对近现代乃至当代社会,丑的美学意义也必然越来越重要。

李斯托威尔认为,丑存在的理由在于“它有自身的优点,那便是表现人格的阴暗面”,但是当代艺术却面临着“因为对丑的病态追求而被糟蹋”的危险。这种担心或许有点夸张了。

在现实生活中,丑往往暗含着不健全、不正常、衰老、扭曲等与人类的生生不息、蓬勃向上相悖的意义,因此会带来不快、不安、焦虑的审美感受。然而,丑一旦进入艺术作品中、成为审美的对象,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类对于丑的心理反应十分复杂。在直面死亡、疾病、灾难等丑的形态产生各种负面的审美情感之后,往往会获得某种审美快感、重建和谐的心境。正是由于丑所引起的审美经验不是直接的,才会引起主体的理性思考,摆脱肤浅的直观、触及真正的现实。因此,有人说丑比美更深刻。这也是在当代社会中灾难片、恐怖片、死亡音乐、悬疑小说还有恐怖游戏大行其道的原因了。

当人类尚处在生产力水平极低的原始社会,大自然决定着人的生老病死,丑主要表现在为外形的畸形、扭曲,行为的凶狠、残暴,场面的阴暗、压抑等等,暗示着不可抗拒的外在力量和危机。人是弱小的,在心理上屈服于大自然。然而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进步,人类面对自然有了更多的能动性。不再被大自然控制,人的主体性意识不断加强,内心世界越来越强大,因而敢于直面丑并且有战胜丑的决心和信心。在艺术创作中,美往往代表理想的状态、某种期待的结果,丑则表现真正的现实、暴露问题。尽管现代主义艺术中所展示的往往是人类如何被丑淹没或者在丑的包围下渐渐崩溃、灭亡,但是这种展示的本身正体现出对所反映对象的驾驭能力。哲学家阿多诺在《美学理论》中写道:“原始崇拜对象的面具与画脸做体现出来的古代丑,只对恐怖的实体性模仿,一般散布在忏悔的形式之中。随着生米的恐怖性逐渐淡化与主观性相应增强,古代艺术中丑的特征变为禁忌的目标。继主体及其自由感形成之后和解放的思想随之诞生,丑也随之展露出自己。”丑作为审美范畴,从依附于其它范畴到逐渐独立的过程,也是人类的审美意识从沉溺于理想到直面现实的成长过程,在某种意义上展示了人类主体意识的不断成长与壮大。

必须指出的是,尽管在当代,丑在美学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但是无论在何种社会历史条件下,丑都无法压倒美成为审美领域的主宰。因为,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人类最终极的目标,也是人类生生不息、代代延续的精神支柱,只有抱着对美的憧憬和向往,人类才能勇敢的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丑,才有信心和决心不断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走向理想的彼岸!

本文由正规买球软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审丑情结与艺术,审丑美学